“中国市场对我们非常重要”

 新闻资讯     |      2020-01-14 15:21

2019年全球半导体行业陷入低迷。全球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WSTS)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额同比下降14.5%,并且预测2019年全年将会下滑13.3%。专业调研公司Gartner预测,2019年全球半导体行业将比2018年下滑9.6%。

当前,业界的共识是2020年将实现复苏并保持繁荣。比如,普华永道预测,从2019年到2022年年底的4年,“我们预计(半导体)销售额将保持较慢但稳健的增长,复合年均增长率(CAGR)约为4.6%。”

根据ICInsights最新发布的2019年McClean报告,2019年全球Top15半导体公司榜单中,总部位于德国、前身为西门子半导体事业部、于1995年进入中国市场的英飞凌排在第13位。英飞凌在传统上是功率半导体领域的领军者,而且将自己的优势拓展到了汽车电子领域,当前在汽车电子领域是数一数二的半导体供应商。英飞凌如何看待当前半导体行业大势?尤其是如何看待汽车电子领域的发展现状和前景?如何定位和布局中国市场?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英飞凌首席营销官赫尔姆特·盖索。

《中国经营报》:从全球范围来看,2019年上半年,整个半导体产业产值的增速是10年以来最低的,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赫尔姆特·盖索:这是因为半导体产业2017年和2018年整体上发展非常快,而半导体又是一个具有典型周期东莞贴片电容性的行业,这个行业在经历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之后,必然

会有一段时间增长放缓。对于很多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半导体行业的人来说,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中国经营报》:全球半导体近年来的另外一个发展趋势,就是整个行业的整合不断加强,这导致有些细分领域集中度越来越高,你怎么看待行业并购趋势?

赫尔姆特·盖索:这和半导体行业的成熟度非常相关。半导体行业相对来说成熟度比较高,在这样一个产业,会出现很多行业合并、兼并、收购活动,因为这是增加价值的一个手段。

如果一个行业发展速度比较快,可能行业中的每一家公司就会更多地从有机增长的角度去寻找企业价值,而不是通过并购去寻找。但因为半导体行业比较成熟,所以我们会看到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

《中国经营报》:在半导体行业的并购活动中,我们还看到另一些发展趋势:一是尽管细分领域并购不断加强,但行业总体并购金额在下降;二是一些国家和地区,都曾经因安全的原因阻止、叫停一些半导体行业的并购。对于这些发展趋势,你的看法是什么?

赫尔姆特·盖索:首先,2015年1000多亿美元的交易活动,主要是因为有几个大型交易项目存在,所以把绝对金额拉高了。现在虽然总体金额是在下降,但实际上交易活动还是很多,只是个别项目的金额并没有像2015年、2016年的交易活动那么大,但行业并购一直在推进。

其次,我们说到并购交易,还是要看它当时并购的股价是在什么样的价位,以及并购方对并购项目的预期是不是要带来立竿见影的业绩。

是因为认识到了半导体行业对安全的重要性和敏感性,所以审查方面是有趋严的现象。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还应该看一下贷款的成本现在是多少,因为利率很低的环境,并购方的贷款成本是很低的,所以并购活动才比较活跃的。

(未来)究竟会怎么样?我们还是要等待半导体行业典型的商业周期,在这个周期恢复到整个行业向上的时候,我们可以再回头看一下情况。

《中国经营报》:随着人工智能时代到来,汽车里面的半导体成本已经越来越高,而且在汽车半导体领域玩家也是越来越多,英飞凌在其中的优势是什么?

赫尔姆特·盖索:在汽车电子领域不仅要了解每一个细分板块,还需要具备系统性的思维,需要知道这些产品和功能搭载这类系统会产生怎样一个效果,这就是我们强调的P2S(ProducttoSystem)理念,P代表的是产品,S代表的是系

英飞凌在汽车电子领域拥有丰富的产品组合和各种各样的技术。在汽车电子领域,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具有这样的宽度,对客户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他们知道英飞凌各方面技术实力都是具备的,都是可靠的,而且整条供应链的协同也是非常高效的。

《中国经营报》:受到2019年上半年汽车行业销量整体下滑的影响,从财报数据看,英飞凌汽车业务的业绩也受到一定的影响。未来3~5年你们对于汽车电子业务的市场预期是怎样的?

赫尔姆特·盖索:在2018年年底的时候,的确如你所说,我们看到中国所有车厂的产量增速有所放缓,这对英飞凌的业务是有一定影响的,但对英飞凌的业务结构没有太大影响,所以一定程度上我们是可以抵抗这种负面影响的。

分析师的观点是,2020年整个汽车电子市场增速下滑的状况就会停止,2021年可能会出现产量上的

《中国经营报》:在汽车电子行业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有些整车厂现在开始做半导体了,比如有车厂开始自己开发激光雷达,这对专业半导体公司来说会有哪些影响?

赫尔姆特·盖索:我的看法是积极的。整车厂更多的是看到半导体包括激光雷达等技术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机会。因为这表明整车厂很理解半导体解决方案对于整个汽车产业,尤其是现在要做的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的重要程度,所以他们才会想要走近并了解这些技术。

一些整车厂可能会纵向整合所有供应链。但相电容当多的汽车厂商如果走得更近一些,就会更加了解专业半导体厂商的价值,就会让我们彼此合作起来更加有产出。因为我们的优势摆在这里,我们有很好的半导体技术,有各种适合用在汽车上的元器件,还有很大的生产基地,我们的解决方案会和他们一起来设计,并且为他们量身定制,相信和厂商合作能够带来更大的价值。

《中国经营报》:在中国,我知道英飞凌在上海刚刚启动新的大中华区总部,你们在中国会有哪些新动作?

赫尔姆特·盖索:我们在上海成立了新的大中华区总部,这是因为我们充分认识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同时也看到我们在中国市场的业务成功。最近10年,英飞凌在中国的业务取得了蓬勃的发展,每年的增长率都接近20%,对我们来说这是业务层面上取得的成绩。2018财年,大中华区业务在英飞凌全球总营收中的占比为34%,由此可见中国市场对我们非常重要。

中国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我们相信未来像自动驾驶、无人驾驶等技术也会在中国取得成功。在商用车领域,我们也看到了电气化的发展趋势。物联网在中国也是一个大风口。所有我们关注的技术方向都能在中国找到应用前景,这就是我们更加重视中国市场的原因。

《中国经营报》:很多外资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重要经验,就是根据本地市场需求招募更多本地技术人员,进行本土化发展,英飞凌在本土化方面有哪些举措?

赫尔姆特·盖索:其实,我们去年和上汽集团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专门做汽车功率半导体,研发面向电动车市场的功率模块。英飞凌也通过各种方式逐步深化和扩大在中国市场的合作伙伴网络。这都属于本土化的举措。我们想更好地把握本地市场机遇。英飞凌一向对在本地、本土寻求合作伙伴保持很开放的态度。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在本地的应用,把更多的价值给到中国客户,让我们的客户使用这些技术再为他们的终端消费者带去更多的价值,促贴片电容进产业进步。

《中国经营报》:英飞凌如何看待中国的对外开放进程?尤其2020年《外商投资法》落地,你们有何期待?

赫尔姆特·盖索:过去10年,得益于对外开放的政策,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外商投资纷至沓来。过去两年,我们作为参展商参加了进博会,同时在进博会上看到中国政府再次重申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政策,我相信接下来随着《外商投资法》的实施,会有更多的外商在中国进行投资,寻找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