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服刑5年企业损失近4亿,国家赔偿如何让民营

 新闻资讯     |      2020-01-09 12:59

【撰文/谢小丹 统筹/刘姝蓉】被羁押1912天后,被控合同诈骗两次被判无期的农业专家张建民改判无罪,事后他获得了国家赔偿60余万元,但其企业损失已近4亿。之后,张建民曾提出过亿的国家赔偿申请,也未被法院受理,最终获赔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60余万元。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程序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尚东看来,企业家申请赔偿的数额与实际获得法院支持的赔偿数额差异较大的原因主要在于《国家赔偿法》未将财产权的间接损失纳入司法赔偿范围。

对于获得国家赔偿的民营企业家而言,所获赔偿远远无法弥补案件带来的损失。此前,大白新闻曾报道被控合同诈骗两次被判无期的农业专家张建民的经历。他曾被控合同诈骗,谎称BGA技术骗取借款,并向合作者提供无法正常使用的设备。之后,张建民两次被判无期徒刑,最后才被改判无罪。

从被刑事拘留至恢复自由,张建民共被羁押1912天。期间,张建民及其家人的全部银行存款、房产、车辆被冻结、扣押、查封。采访中,张建民表示,当时家里人几乎用了所有钱砸锅卖铁救人,公司也无法经营,甚至到了发不出工资的地步,不得不遣散工人,也曾因无法缴纳房租遭遇了断水、断电。

张建民称,虽然其早已改判无罪,但他和家人又成为民事诉讼的被告,此前财产也依然未能解封、返还,企业恢复经营等问题仍需要解决资金的问题。

张建民二审无罪司法赔偿赔偿决定书显示,2018年12月28日,张建民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要求赔偿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73余万元;被无故羁押造成的家庭经济损失近1600万元及在全国范围内,为赔偿请求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最后,张建民获得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60余万元。

然而,据张建民介绍,他曾提出几亿的国家赔偿申请,但法院没有受理。张建民所申请的几亿元中包括因其蒙冤入狱两厂停产造成的产品销售损失8.64亿元,扣除成本(60%)后造成的净损失达3.456亿元。

近年来,类似案例已不新鲜。2018年11月,服刑11年半的甘肃省金昌市民营企业家赵守帅改判无罪后提交了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单位停产、停业损失总计21亿余元的赔偿申请,最后申请被法院驳回。

2018年12月30日,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称:“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该院存在侵犯该公司财产权的问题,也不能证明该公司所主张的损失与本院的审判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对赔偿请求不予支持。”最终决定驳回请求,不予赔偿。

张建民和赵守帅遭遇的是相同的困境。现行《国家赔偿法》第36条第(八)项规定:“对财产权造成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而未将财产权的间接损失纳入司法赔偿范围。

2019年12月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国家赔偿和司法救助的典型案例,其中5件为体现产权保护的国家赔偿典型案例。

最高法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这5件典型案例,生动展示了人民法院依法保护产权、平等对待各类市场主体的决心和态度。通过对这些国家赔偿案件的审理,依法维护涉案企业和企业家的合法产权和其他权益,最大限度降低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不利影响。

发布会上,最高法赔偿办主任刘竹梅介绍,人民法院审理的涉及企业产权以及企业家权益的刑事赔偿案件,分别涉及刑事追诉程序的多个环节,赔偿义务机关涵盖公、检、法机关。据统计,201贴片电容4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依法审结各类国家赔偿案件83315件,其中司法赔偿案件22954件。

“案件类型集中于刑事违法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的侵犯财产权赔偿,以及对民营企业家错误追究刑事责任的侵犯人身权赔偿,侵犯的财产权涵盖物权、债权、经营权等类型。”刘竹梅表示。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程序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尚东对大白新闻表示,我国《刑事诉讼法》赋予司法机关刑事追诉的过程中的查封、扣押、冻结等职权,上述措施一旦实施,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财产权将会受到极大限制,会给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国家通过给付赔偿金实现受损者的产权的恢复,这是国家赔偿对保护产权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最重要的方式,国家赔偿案件审理推动司法机关严格规范办案程序。只有司法机关遵守办案程序,严格按照法定要求实施司法行为,才能避免造成冤假错案,最大程度的保障公民和企业的合法权益。最后,国家赔偿案件审理促进司法机关依法慎用保全措施。

据杨尚东介绍,但在《国家赔偿法》立法之初,围绕采取何种赔偿标准曾产生过激烈争论,但最终采用的是抚慰性原则,即侧重对受害人心灵的安抚和慰藉,受害人可得到的赔偿数额小于实际遭受的损害,甚至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赔偿。基于抚慰性原则,在对财产损害赔偿方面《国家赔偿法》采取只赔偿直接损失,间接损失不予赔偿的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草案) 》说明中也曾指出: “国家赔偿的标准和方式,是根据以下原则确定的:第一,要使受害人所受到的损失得到适当的弥补;第二,考虑国家的经济和财力能够负担的状况;第三,便于计算,简便易行。”

然而与损失相比,民营企业家一旦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其所获赔偿往往是杯水车薪。在法学界,也存在观点认为对该原则需进行修改。在杨尚东看来,在现实中,间接损失往往比直接损电容失更大,若完全不予赔偿明显显失公正,而且目前我国经济状况及财政收入已今非昔比,再坚持抚慰性原则只赔偿直接损失的理由难免有些牵强,也不利于充分弥补受害人的实际损失,在此背景下有必要把间接损失纳入到国家赔偿范围中去。

杨尚东认为,对于间接损失的赔偿,也并非无限制的扩大间接损失的赔偿范围,而应有一定的限制。如果在侵害行为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之后,在没有其他因素介入造成因果关系中断的情况下,从日常生活经验判断某项附随费用的产生与侵害行为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那么该项费用可酌情纳入到赔偿范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