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寒”历史文化之“薛仁贵寒窑”

 新闻资讯     |      2020-01-08 19:48

提起“寒窑”,我们会想到西安曲江东莞电容池岸边的寒窑遗址公园,那是著名戏剧《五典坡》(又名《王宝钏》)中王宝钏薛平贵爱情传说上演的地方。但是,在运城河津的白虎岗也有一座寒窑,被称为“薛仁贵寒窑”。

薛仁贵寒窑位于河津市区东五公里的修村唐代大将薛仁贵的故居。寒窑坐东向西,长、阔、高均不过3米,是平辽王薛仁贵与柳英环夫妇当年住过的地方。窑内的土炕、灶迹,为明末清初时重修。景点内的寒窑、白袍洞、射雁塔被运城市列为运城市第一批市保文物保护单位。曾有历史学家这样说过,诸葛亮的茅芦,杜甫的草堂,薛仁贵的寒窑,是我国历史上不可多得的三寒历史文化。

薛仁贵是唐朝初年的一位名东莞贴片电容将,战功累累。薛仁贵是南北朝时期刘宋、北魏名将薛安都的后代。虽然家道中落,苦居寒窑,依然习武傍身,以期效忠国家。妻子柳英环的鼓励让他走上了精忠报国之路,成就了他从贫穷走向辉煌,不平凡的一生。

再说一说薛平贵和薛仁贵。有人认为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但是根据一些资料介绍,薛仁贵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是唐朝的名将,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薛仁贵驰骋沙场一生,建立功名。而薛平贵只是一个是民间传说的人物。

近年,在白虎岗下方,修建起一座宏大的祭拜广场。高大的薛仁贵塑像,巍然矗立在正前方,两侧对称分布着八位将领。南端的戏楼,东西两侧的钟鼓楼电容,以及山岗上新落成的几座大殿,让原本荒凉的白虎岗变得热闹起来。

寒窑中,有一洞为白袍洞,因薛仁贵为将时被称为白袍将军而得名。洞内塑有薛仁贵及妻柳氏坐像两尊,为后人怀念而奉祀。修村南,白虎岗东一公里处百底村东侧,是薛仁贵当年射雁的汾河湾,有清代射雁塔而闻名于世。

白袍窑西北侧20米有一座窄小的门楼,实木门楼透露出岁月的痕迹,彰显着曾经的甘苦,进入门楼是一个开阔的小院,这里是当时薛仁贵和柳英环夫妇共同生活过的地方。院内有一口枯井,是当时吃水之地,水井东边10米又现一座土窑,窑内不足20平米,最里面是一座土炕。这一切原始而简朴的建筑饱含了薛仁贵家族不一样的人生,记录了小土窑走出的大将军。再往窑顶走去,就是一个开阔的平台,平台上有青砖垒砌平辽王墓,彰显出薛仁贵一生的丰功伟绩。

右侧的薛仁贵身着将袍,胡须荏苒,气势威武;左侧柳英环面目慈祥,头戴红花,笑脸相迎,两人背后的墙上彩绘一只白虎,昭示着薛仁贵的一生犹如白虎出山;炕前一匹白马,是他的坐骑,也是他戎马一生的写照。置身在寒窑中,让人心中顿生感慨:寒窑虽小,故事永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