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恶名昭著的无症状感染者

 新闻资讯     |      2020-07-24 11:05

她,出生于爱尔兰,年仅15岁的她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来到了美国,却被公共卫生官员强迫隔离于北兄弟岛长达26年,她的名字成为了疾病和死亡的代名词,尽管已经去世82年,她的名字仍会被人们提及。——她是玛丽·梅伦(Mary Mallon)。

1983年玛丽从爱尔兰来到了美国,最开始是给人做女佣,在一个偶然机会发现自己有惊人的烹饪天赋,而厨师比做其他家政服务的工资高出不少,于是她转行做了厨师。而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也改变了她的雇主的生活。

1906年夏天,银行家查尔斯.亨利.沃伦(Charles.Henry.Warren)带着家人到长岛度假,雇佣了玛丽·梅伦(Mary Mallon)做他们的厨娘。

房主深感焦虑,他担心如果不能发现疫情源头,他们的房子将无法再次出租。很快他请来了有处理伤寒疫情经验的索柏(George.Soper)。索柏经过调查发现,疫情的传播可能是伴随玛丽出现的,因为她的之前工作过的地方也相继出现过伤寒疫情,过去的十年里玛丽为8个家庭工作过,其中7人感染,一位为玛丽工作的年轻女孩死于风寒,而玛丽在沃伦一家被感染后,就离开了他家。这也加重了索柏的怀疑。

1907年三月索柏找到了玛丽,希望她配合检查,他用尽浑身解数希望感化玛丽,从而拿到她的尿样、粪便和血液样本。玛丽不由分说拿起一把肉叉朝他走了过去,索柏见势不妙飞快的逃了出去。

索柏没有被玛丽吓到,又跟踪玛丽来到她家,这次他带来了助手,玛丽再次被激怒,把他们骂了出去。

索柏把自己掌握的数据和假设交给了纽约市卫生局官员,官员被说服,派人带着警察来到了玛丽家,玛丽拿着长长的餐叉向他们扑去,然后趁乱跑了。接下来警察花了整整五个小时才在一个壁柜里发现了她,出来时她还骂骂咧咧准备打架,警察把她抬上救护车,送往了威拉德帕克医院取样检验。最终检查人员在她的粪便中发现了伤寒杆菌,询问中玛丽还承认她几乎从不洗手。

在玛丽被隔离期间,卫生官员每周都会采集玛丽的粪便样本,样本间歇性的呈现伤寒杆菌阳性,当局建议她摘除自己的胆囊,但是玛丽拒绝了,她不相信自己携带伤寒杆菌,而且当时切除胆囊的手术非常危险,有人死于这种手术。

索柏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的一篇文章获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她也也因此被冠以“伤寒玛丽”的绰号。

隔离期间,索柏还在隔离找到了玛丽,说他会写一本关于她的书,还会把一部分版税分给她,这让玛丽火冒三丈。

她对一家报纸说:我这辈子没有得过伤寒,一直很健康,为什么要把我像麻风病人一样放逐,期间只有一条狗陪伴我”

在被隔离两年后,她起诉了卫生部,声称她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监禁,她甚至没有被指控犯罪。细菌学家威廉.H.帕克博士站出来解释:尽管玛丽看起来很健康,但她是一名“无症状的伤寒感染者”,而且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法院不想承担责任,于是驳回了玛丽的诉讼请求。

1909年6月,《纽约美国人报》刊出一篇有关玛丽的长篇报道,文章十分煽情,公众一片哗然,卫生部门被指控侵犯人权。

最终达成协议,玛丽承诺不再接触食物,定期向卫生部门汇报,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与她接触的人不受感染,她获释了。

获释后的一段时间她从事洗衣服的工作,但是收入微薄,每月只有20美元,很快她重操旧业又当起了厨师,并且开始使用假名,“玛丽.布雷肖夫”或者“布朗夫人”,并不断的变换工作,以免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工作引起别人的注意。

渐渐地玛丽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也不再像卫生部门汇报行踪,就在人们都快要忘掉她的时候,斯隆产科医院(sloan maternity hospital)爆发了伤寒疫情,25人被感染,其中两人死亡。

这一次在她被抓之后,再也没有人同情她,她明知自己携带病菌仍从事厨师职业,另外使用化名的行为让人们更觉得她有罪。

随后玛丽再次被送到北兄弟岛,这一次她在岛上的生活细节鲜为人知,但是因为她曾经受训当过护士,1925年之后,玛丽开始在医院的实验室里帮忙。

直到1938年的11月11日,她孤独的死在岛上。医生在验尸的时候发现,此时她的胆囊中仍存在伤寒杆菌。

尽管玛丽已经过世多年,可是时至今日她的名字仍会被人提及,美国人有时还会以开玩笑的口吻称患上传染病的朋友为“伤寒玛丽”,由于玛丽不停更换工作,人们也会戏称频频跳槽的人“伤寒玛丽”。

虽然玛丽是第一个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但是她并不是当时唯一一个健康的伤寒病菌携带者,在玛丽病逝时,仅纽约市已经发现超过400名健康携带者。

而且玛丽也不是最致命的,她总共感染了47人其中三人死亡,一位叫托尼.拉贝拉的健康携带者导致了122人患病,5人死亡,拉贝拉在被隔离两周后释放。

玛丽也不是唯一一个违反卫生官员规定的健康携带者,一家餐馆老板阿尔方斯.科提尔斯在被官员告知不可以从事餐饮职业后,却重操旧业,但是他同意通过电话进行业务时,官员放了他。

那么为什么只有玛丽被冠以“伤寒玛丽”而臭名昭著,而且被终生隔离呢?这些问题其实很难回答。

直到今天玛丽案件引发的伦理和法律问题仍在被争论。公共健康和个人权利与自由的界限又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