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化文:感悟三题

 新闻资讯     |      2020-06-25 22:57

鄙人惭愧,未得去过许多地儿旅游,更莫谈岀境岀国。但仅就去过的一点儿地方的所见,或所闻别人的观感,便觉着这未必就是一种遗憾。细想之,所谓景点,无非两种:一曰山水花草、树木虫鸟;二曰楼台亭阁、庙宇坟场。所以旅游其实就是看山看水,看神看鬼。山水草木,千变万化,各有特点,但也无非是曲直、高下、大小形状的不同,谁也不能看尽天下之山水;鬼神乃虚无之物,无非一些泥塑画像,或坟场殿堂中的一些故事传说。俗语云:“好岀门不如赖在家” 、 “看景不如听景”,此言或许是经验之谈。坐在家中或眼游(看电视或录相中的风光片之类),或心游(想想景点的情况或读点有关书籍、文章、画册之类)既舒服不累,免受堵车拥挤之烦苦,又享眼福、心福之快乐,“鱼”与“熊掌”二者兼得,何乐不为?或曰乃阿Q式的自欺自慰,也许是吧!有文友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此言极是。

一:俗语说:丑人多做怪。丑人为什么要做怪?他是要以怪遮丑。人都注意了他的“怪” ,就会忽视他的丑。现实生活中不少坏人常常装的一本正经,如圣贤一般。那是他们要以假贤掩饰真坏。丑人做怪,是顾忌自己的丑;坏人装贤,是顾忌自己的坏。好人没有这些顾忌,所以他们不需要“做”、不需要“装”。 他们中的有些人有时看起来好像有点“坏” ,衣着打扮、言行举止似乎有些意料之外或“另类” 。那不过是他们调剂生活、制造快乐,如此而已,岂有他哉?人都具有两面性。主导好人的是积极的一面。所以,好人张扬的主要是其积极的一面,消极的一面偶偶尔也会自然流露,但积极的一面会掌控和限制消极面,使其不出底线。而坏人则是千方百计地要去掩饰主导他的消极面,不使其在人们面前有所张扬,从而把自己伪装起来。一旦遇到适当的环境和机会,其本质就会无遗地暴露出来。在反腐中查出的两面人不就是这样吗?因为如此,识人认人才成了一门学问。

二:“骄傲的人最爱说别人骄傲。”这是我的一位老同几十年前说过的一句话。最初,我不以为然。但是经过几十年的观察和思考,现在我看这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有时,还真是这样。不讲良心的人爱说别人没有良心;不讲理的人爱说别人不讲理;吝啬的人爱说别人吝啬;不要脸的人爱说别人不要脸;自私的人爱说别人自私……这样的例子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成语贼喊捉贼,也是讲的此类问题。当然,这话肯定有一定的片面性,因为只有一部分人是这样。所以,我们不妨把它作为识人认人的一个参考标准。这或许对我们识人认人会有一点帮助。

所谓仪式典礼之类,无非是告知人们这里怎么了,或者谁谁谁怎么了,那个单位那个地域怎么了。仅此而已,别无他意。锣鼓敲得再响,横幅拉得再长,炮声响得再隆,讲话讲得再多,全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形式,与事情本身并无多大意义和影响。记得贾平凹的《病相报告》中有这样一句话:“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把简单的东西弄得越来越复杂。”此言极是,许多的仪式典礼就是如此。有些事情本来很简单,发一张告示或贴在公布栏,或刊于刊页报边,甚或上个电视广而告之就可以OK的事情,有一些人却硬是要把它弄得复复杂杂、繁繁琐琐,既与事无补,又劳民伤财。现在,中央提倡节俭务实之风,力戒形式主义、铺张浪费,实属利囯利民之举,此乃国民之大幸也。当然,我们不是反对一切的仪式典礼,必要的仪式典礼还是要搞的。因为仪式感可以使人们加深认识,受到鼓舞,振奋精神,增强信心。问题是仪式不能太滥,不能铺张浪费,不能搞假大空虚张声势,要重效果,轻形式。

【作者简介】王化文,陕西澄城县人。长期坚持业余写作。散文随笔,言论杂文,影视书评,教研论文散见于《陕西日报》《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华山文学》等报刊以及《中华散文网》等网络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