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1.5万亿提振市场信心

 新闻资讯     |      2020-06-24 02:14

核心提示: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要求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

新华财经北京6月18日电(记者郝菁)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要求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针对货币政策,提出了“硬核”要求,对于企业来说,这仿佛一碗“鸡汤”,补出好气色:

――加大货币金融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推动金融机构与企业共生共荣。

――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和动力。严禁发放贷款时附加不合理条件。切实做到市场主体实际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贷款难度进一步降低。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强化对稳企业的金融支持。金融机构与贷款企业共生共荣,鼓励银行合理让利。为保市场主体,一定要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一定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本次会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这是官方近来首次就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提出具体规模目标。那么这1.5亿是按照什么锚定的?又是如何测算出的呢?

截至2019年底数据显示,我国各项贷款余额约为153万亿。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分析指出,如果要实现金融系统今年全年较去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的目标,基本意味着存量贷款融资成本较去年年底降低1%左右。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截止3月末,企业贷款利率较2019年底下降0.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在后三个季度里,企业融资成本还需要进一步下行0.7个百分点,才能够实现全年目标。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从2019年经营情况上看,商业银行共实现净利润1.99万亿元。尽管今年银行整体经营压力加大,但仍存在向企业让利空间。自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这些举措已在按计划和要求实施。下阶段,银行将进一步加大让利措施落地。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让金融系统让利意味着未来商业银行要更大幅度地下调对企业的贷款利率,压缩净息差,在特殊时期向实体经济大幅让利;减少收费主要是指在向小微企业贷款过程中,银行及相关助贷增信机构要下调评估费、担保费等非息费用。

由于目前货币政策处于观察期,防范资金加杠杆空转套利的严监管再起,OMO相对谨慎,部分业内人士认为6月降准无望。但此次国常会再提降准,利于提振市场信心,降准概率大增。

业内分析指出,根据经验,国常会提出降准后,一般情况下央行会在两周内宣布实施。从1-5月金融数据上看,完成全年任务目标的压力不大。下阶段,要从量上满足融资主体的资金需求,化解融资难问题。

屈庆指出,随着5月以来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企业贷款利率的下行恐怕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掣肘,叠加大量小微贷款投放后银行对不良的担忧上升,未来继续刺激银行信贷投放,进一步要求银行让利给实体降低融资成本的难度恐怕会越来越大。因此放松货币政策,给银行提供更多低成本流动性支持,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就成为了未来货币政策的必然选择。这与会议提到的“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无疑也是一致的。

在前期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下,我国市场流动性较为合理充裕,解决结构性问题的必要性和紧迫性逐渐上升。央行在两会后,创设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温彬指出,创新的政策工具能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将资金精准作用于中小微企业,更好发挥救急纾困作用,同时能对地方中小银行形成激励,缓解其短期经营压力,更大力度地服务中小微企业。下阶段关键是政策的落地实施。此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要加大对资金流向的监控力度,确保不发生空转套利和脱实向虚,切实引导资金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

今年5月,M2同比增长11.1%,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5%,均已明显高于去年8.7%和10.7%的水平。人民币贷款方面,前5个月新增10.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2.3万亿元,增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增量的60%;社融方面,前5个月新增17.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5.4万亿元,增量已经接近去年全年增量的70%。

王青认为,前五个月新增信贷社融强劲,说明融资难的问题正在缓解。这次国常会的政策重点指向缓解融资贵,预计作为政策效果的具体体现,未来几个月企业一般贷款利率会有更大幅度下行。

会议要求,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和动力。我国中小银行扎根基层,具有天然的普惠性质,服务好中小微企业,必须调动好中小银行的积极性。

温彬指出,中小银行普遍面临资本匮乏问题,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就必须加快资本补充。要积极拓宽外部资本补充渠道,适度降低资本工具投资门槛,对于发行资本补充工具资质较弱的非上市中小银行,可以通过引入新的战略股东、成立新的机构收购重组等方式。

李超认为,金融支持政策的结构变化旨在让资金直达实体、防止空转。一方面是针对中小微企业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实体进行定向扶持,更好发挥救急纾困、雪中送炭效应,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央行定向支持中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已有体现;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资金跑偏和“空转”,央行边际收紧短端流动性和银保监会整顿结构性存款均是例证,有助于降低政策副作用产生的潜在风险。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