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出货已达五千台,普渡机器人认为餐饮服务

 新闻资讯     |      2020-03-20 13:46

从海底捞、呷哺呷哺、巴奴火锅到旺顺阁、西贝莜面村,2019年后,不少品牌餐饮公司开始引入机器人送餐。送餐机器人成为餐厅新风景的同时,也成为服务机器人品类商用落地的一个热点。

成立于2016年的普渡科技则是这个领域最主要的产品供应商之一,旗下的欢乐送机器人已经进入近3000家餐厅,并为公司带来了近亿元营收。

四年前这个赛道还少有技术团队问津,现今这个领域已逐渐吸引更多业界关注。机遇在前,普渡快速迭代产品,推出更高配送效率的欢乐送升级版产品;竞争在前,普渡从火锅市场进入难度更高的中餐市场抢占先机,同时也推出新品切入更为刚需的收餐环节延展客户价值。

技术迭代、需求增长,当餐饮机器人有望进入爆发性增长期,普渡科技要何去何从?如何讲一个先发者持续领先的故事?

2016年,结束上一段机器人创业,张涛做了一个决定,刚刚成立的公司——深圳市普渡科技有限公司,将从餐饮行业切入服务机器人领域。送餐,并不是当时服务机器人的主流选择,政务、酒店仍是当时技术团队首选场景。

不过,张涛的这个决定并非偶然,而是已经做过不少调研后的慎重选择。相比于酒店市场,餐饮送餐环节是一个至少20倍的市场,且因为技术与商务壁垒高,易守难攻,对于先发者更加友好。

餐饮行业中,送餐是一个刚需、高频的环节,每天有数百次往返;对比之下,酒店行业中,一天的往返需求最高往往只有几十次。这意味着双方在需求上很可能就有10倍的差异。

当时,适合机器人送菜的餐饮行业市场规模约是使用机器人运输的酒店的2倍左右。而且一般来说,餐厅隔几年都会重新装修,很可能就会主动适配机器人。未来的市场规模有机会实现千万台以上出货,这意味着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潜力。

其实,餐饮行业的客户结构也有助于服务商爆发式增长。以火锅市场为例,这个赛道里有包括海底捞、呷哺呷哺在内的大型客户,也有大量的中小型客户。这种情况下,一般头部客户可以产生良好的标杆效应,同时中小客户又有可能支撑公司爆发式的增长。对比最明显的就是仓储自动化市场,后者天然缺少海量的中小型客户,因此很难有爆发式增长的可能。

与此同时,餐饮行业的技术壁垒、商务壁垒都较高,易守难攻,更利好先行者。相比于酒店、仓储、政务等场景,餐饮场景布局复杂,且布局往往会实时发生一些临时变化与调整,同时人的动态移动普遍存在,因此技术难度很高,其所需要的技术基本可以接近于低配版的自动驾驶乘用车。

在商务拓展上,大型餐饮领域的大客户多为连锁型,往往涉及到品牌总部、品牌、区域、门店,一般四方均会参与决策,一旦被采用,其他厂商进入则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跨越更高的商务合作门槛。

与很多人想象的不同,餐饮领域的大客户早有送餐环节机器自动化的需求,但过去市面上一直没有可以满足他们需求的产品。市面上的送餐机器人,不仅无法在餐厅环境中持续高效率无故障连续工作,还价格高昂,投资回报周期达不到客户预期。

近年来,餐饮领域的大客户人力成本不断提升。根据德勤数据,自2005年以来的十年期间,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了五倍。随着90后、00后成为劳动的主力,愿意从事餐饮服务工作的劳动力比例大幅下降,餐饮企业多面临招聘难的难题,并且这一问题日趋严峻。相关统计显示,2030年年轻人口(15-39岁)所占的比例将有可能从2013年的38%下降到28%;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抚养比可能增加到现在的3倍。

与之对比,在人力成本飙升的同时,以激光雷达为代表的机器人核心传感器成本不断下降,送餐机器人的价格也从几十万元降至几万元,这也意味着餐饮客户的投资回报期也从几年变为最低半年左右。

客户付费意愿、付费能力兼备,但要做出实际可用的送餐机器人并不容易。不仅需要有高可靠性,还需要有高性价比。

餐厅环境往往过道比较窄,会对机器人的通过性有所制约。餐饮场景中布局复杂,有大量的桌椅,而且经常会有人为的移动,这些均对机器人识别环境增加了挑战。此外,餐饮场景里的一致性也不高,即使是同一个品牌,不同的店面可能也会有差异。同时与其他服务机器人所从事的工作相比,餐饮环境下,人往往实时移动,且行动难于预测,因此技术上对环境识别与控制的稳定性、可靠性要求更高。

为此,普渡科技组建了一支70人以上的研发团队,其中成员分别来自于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和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美团点评、大疆、西门子等公司,拥有多年机器人研发经历和从业经验。团队研发了包括计算机视觉、机器人自主定位导航、多机器人协作、机器人电机及电机驱动、机械臂设计及运动控制、机器人通用底盘、智能交互等在内的多项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普渡科技自主研发了PuduSLAM多传感器融合算法。相比于传统的单激光雷达SLAM或单视觉SLAM算法更依赖于传感器本身的能力,PuduSLAM通过结合多种传感器的优点,弥补各自方案的不足,即使是较低成本的传感器,也可以展现出卓越的性能优势。举例来说,很多人可能不会关注到,但餐厅中诸如光线变化都会影响到桌椅腿的识别,普渡自研多传感器融合的SLAM算法,更容易解决这样的“疑难杂症”。

研发这样一款实际可用的送餐机器人不易,研发可量产、可批量商用的送餐机器人更难。为了实现可量产,团队也花了不少功夫解决量产难题。比如,其中多个零部件及工艺均为自己设计研发、并实现量产,这也成为公司的竞争壁垒之一。

与此同时,餐饮大客户往往会购买多台机器人,多机协作或者人机协作,都是需要相应的调度软件系统进行支持。而普渡在行业中独创自组网分布式调度系统,其革新性核心技术采取去中心化、灵活自组网通信方案与算法架构,令每台机器人都可以与同一网络里的任意机器人直接通信,并且快速计算和决策。这样的设计降低了对于网络的要求,更接近于人与人之间的交互机制,从而对餐厅等动态场景有更强的适应性。

2017年,普渡推出第一款产品——欢乐送机器人。这款机器人可用于餐厅传菜、酒店送物、医院送药等室内配送服务。CEO张涛也表示,这是当时行业里少有的能实现量产销售的机器人产品。

截至目前,欢乐送已经进入近3000家餐厅。从海底捞、呷哺呷哺、巴奴火锅到旺顺阁、西贝莜面村,均已成为普渡的客户。现在来看,机器人的餐厅覆盖量还将大幅提升。

普渡科技告诉36氪,普渡机器人目前在国内百强餐饮品牌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尤其是在快速成长的火锅行业普及率更高;目前已落地200余家海底捞,呷哺呷哺未来将部署的智慧餐厅也将使用普渡的机器人。此外,八合里、西贝莜面村、旺顺阁、巴奴火锅、德庄火锅、小龙坎火锅、美心、洲际酒店、喜来登酒店、万达集团、碧桂园机器人餐厅、京东机器人餐厅等在内的头部客户也都在使用普渡机器人。

普渡吸引企业的核心在于解决了餐厅人力成本的需求。普渡产品目前以售卖为主,部分通过租赁的方式降低体验的门槛以帮助提升销售转化,目前产品客单价在数万元左右。在配送效率方面,机器人日均配送量300盘左右,高峰期配送400个以上的托盘,效率相比人工实现了150%~200%的提升。

在成本方面,机器人每月租赁成本不到3000元,使用寿命可达十年,而许多餐厅服务员每月工资、食宿、五险一金等综合成本至少有5-6万元,机器人的投资回报期控制在了一年以内,而对于一二线城市,投资回报期甚至仅需要6个月。

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与团队此前对行业的了解密不可分。目前在送餐机器人领域,装载量与通过性之间往往存在矛盾。一般来说,体积越小,越容易通过过道,但装载量就会越低。但对客户来说,效率十分重要。普渡将效率拆解成三个方面:单机装载量、运行效率、多机机器调度效率。为提升单机装载量创新设计了多层结构;为提高运行效率,自研了基于多传感器的定位导航技术;为提升协作效率,领先行业三年,研发了多机调度系统。

过去两年,在火锅餐饮领域,普渡机器人已经验证了产品的有效性。现在,普渡正在更高难度的中餐领域试水,抢占送餐机器人的高地。

所有的餐饮品类中,火锅天然适合机器人送餐。火锅品类人均使用餐盘数一般多于其他品类,且餐盘相对标准化。一般来说,火锅店整体面积在150平米以上,客单价在50元以上、 主过道比较平的火锅店都是潜在的客户群。近年来,火锅已占到餐饮门店总数的 10-13%。以此推测,店面数量很可能在40-80万家左右。

但与火锅相比,中餐的餐盘相对非标,且不少为工艺菜,对摆盘有要求。这意味着,在中餐场景下,对机器人的减震、运动控制等性能要求更高。进入中餐市场,往往也意味着机器人产品的领先性,是送餐机器人的技术高点体现。

目前,普渡机器人正与西贝莜面村、旺顺阁、巴奴火锅、全聚德、外婆家等在内的中餐客户洽谈合作,并已进入餐厅。

近期,普渡首次公布了目前的市场成绩:2019年其研发的送餐机器人已出货超过5000台,覆盖全球超过20个国家的200余城市的2000多家不同品类的餐厅;机器人全年累计完成650万余次任务,配送托盘数超过1500万盘,相当于3000人1年工作量,直接节省了总计2亿的人力成本。

在拓展新餐饮客户的同时,普渡机器人也在尝试切入餐饮的其他环节,延展客户的价值。目前普渡科技正在研发更多种类的餐饮机器人,希望覆盖迎宾、送餐、回盘、清洁等更多环节。

此次的发布会上,普渡科技推出了一款新的产品回盘机器人“好啦HolaBot”。相比于送餐,回盘是一个更刚需的需求点。与送餐相比,回盘机器人需要更大的收纳空间,并体现完全不同的配送逻辑。普渡科技为“好啦HolaBot”打造了120L的超大封闭式舱体设计,3层大容量托盘每层承重达20Kg,一次可回收6桌餐具,并且保证回盘过程不会将食物倾洒至舱体外部;同时舱体可拆卸可清洗,让机器人能随时保持整洁。

值得一提的是,普渡科技打造了一套适用于餐饮机器人调度的多呼叫系统。一般来说,送餐机器人是由操作人员直接在机器人上选择配送目的地后再上菜,回盘机器人则需要通过操作人员远程呼叫,根据中控系统的任务分配,实现回盘任务的异地响应。通过呼叫器、APP或智能感应秤,操作人员可以随时呼叫机器人前往指定地点,并由中控系统进行任务调度,让多台“好啦”以最优的效率完成任务。

此外,普渡科技还同步发售了欢乐送的升级版产品“贝拉Bellabot”。“贝拉Bellabot”作为普渡科技最新的送餐机器人产品,继承了前一代送餐机器人“欢乐送”四层大尺寸托盘的结构设计、丰富多样的配送功能、高精度的定位导航能力、稳定高效的调度系统等优秀特性,并着重对机器人外形设计与人机交互进行了突破性改进,让其成为了“高颜值、实力派”的业内新宠。

“贝拉Bellabot”在造型、交互上更加大众化,进一步提升目前火锅市场的占有率;同时,在减振性能大幅提升后,机器人运输中能保证摆盘的完整,从而适应更广泛的中餐、西餐市场;此外,“贝拉Bellabot”对餐厅过道宽度要求相比前代机器人降低了10厘米,因此能在更狭窄的餐厅内运行;最后,“贝拉Bellabot”交互的丰富性也让其在业务层面进行扩充,即使无需参与配送工作,也可作为迎宾机器人使用。

不难看出,普渡希望通过这两款产品拓宽在餐饮领域的应用市场。回盘机器人“好啦HolaBot”拓宽了回盘的使用场景。“贝拉Bellabot”则拓展了更多品类的餐厅。张涛预测,“两款新产品的市场规模至少在前一代送餐机器人欢乐送的10倍以上。”

新品发布,性能迭代,加上头部客户采购放量并带动腰部客户采购、销售渗透率提升,普渡对于明年的销量预期也更加乐观。张涛告诉36氪,2020年的出货量有望达到3万台,是2019年的6 倍左右。

一般来说,餐饮行业的大型客户采购时,往往也会有意培养多家供应商。再加上近年来第三方SLAM技术及解决方案的出现,未来这个行业的竞争再所难免。张涛分析,普渡在技术和产品方面仍领先,时间窗口或有两年,而一旦率先进入餐饮行业的采购范围,其他厂商的商务成本也会变相提升;与此同时,公司也在加快产品的研发与迭代,以保持甚至扩大时间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