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间失格》既嘲讽岛国社会结构,还探讨

 新闻资讯     |      2020-03-18 13:25

岛国颓废派作家太宰治在自尽前,留下了遗作《人间失格》,而「人间失格」就丧失做人的资格的意思。

不过,我这里要讲的科幻动画电影《人间失格》,本身跟太宰治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看完这部电影,你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真的丧失做人的资格」。

也许,这部名为《人间失格》(HUMAN LOST)的电影,会让很多人可能认为,它跟那位被岛国人们誉为天才作家的太宰治有某种关系,甚至连电影本身都声称:「这是以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为蓝本来制作的」。

平心而论,该电影跟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能扯上关系的地方,也只有「大庭叶藏」和「堀木正雄」等名字、角色的设定及场景而已。

甚至把它说成是改编,我都觉得有点牵强。其实,它在某程度上是挂着太宰治的名头来炒作话题而已。

该电影故事里面所构成的未来岛国都市,既延续了上世纪岛国科幻电影的乌托邦想象,又明显混搭了本世纪科幻电影的故事元素,形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八、九十后情怀的科幻世界。

上世纪岛国科幻动画电影所想象的未来世界,往往是一片破败的景象,一个肮脏、混乱的赛博朋克式大都会。

然而,那些电影距离现在已相隔近半个世纪,在当时所想象的未来,甚至人类末日,其实就是当下。

而现在所创作的科幻电影,对于下一个未来的科学文明和社会秩序,构建模型的概念也是相仿的,或者应该说是创意上的突破相当的匮乏、苍白,对未来进行想象的激情有所消减。

该电影所形容的,在不久的未来,国家的云技术和全民监控政策发展到最后阶段,国民会被强迫性植入晶片,其身体状况受到政府严格管理,任何伤痛病患都能通过晶片第一时间发现,由电脑系统作出诊断和治疗。

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令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而是恰恰相反,平民百姓寿命延长,只意味着他们在未来的世界里受到更为长期的削皮,迟迟不能退休,死期更是遥遥无期,连寻死的办法都没有,有处理晶片在监控着,预防人力资源的「流失」。

而这批老而不死的皇室成员,其实毫无建树,自私自闭,纯粹是无限地享受着与生俱来的身份和特权,享受着医疗技术成果所带来好处——既无病又长寿。

其实该电影的故事,当然是拼贴了1999年由基努里维斯主演的电影《黑客帝国》曾经使用过的经典情节。

《黑客帝国》是把美好放到虚拟世界中,现实世界却沦被抛弃的旧记忆;但《人间失格》与之刚好相反。

电影中,看似真实、先进而美好的世界,实际上是受到高度监控,经过系统分析的非人性制度,比虚拟世界还要数据化。

而失去这种真实的所谓「人间失格」,变成一只怪兽,才是借着暴走取回「真实」人性和自由意志的途径。

回想大友克洋在他所执导的电影《阿基拉》里的警世预言,铁雄不就同样获得阿基拉的禁忌力量,失去、脱离人的姿态吗?

然而,在对抗强权制度的同时,铁雄的「人间失格」以及那失控变异的肢体,都象征着他因为过度的力量而变得贪婪腐化,倾向强权——当外圈的游离分子进入内圈,他们就会成为内圈的一部分。

不同的是,上世纪我们仍像大友克洋的论述一样,觉得过度的力量会让人暴走失常,招来自灭。

电影以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为噱头,故事本身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电视剧《黑镜》,探讨一些未来科技对人类的影响。

在电影中,外圈国民组织地下暴走族,有点像革命游击队一样,有意对抗内圈的特权阶级。

而男主角大庭叶藏,本身沉迷于兴奋药物,享受着难得的死亡幻觉,继而被朋友游说,卷入了那场激烈的抗争运动。

同时,又冒出一种被政府称为“人间失格”的异变现象,与服食某种禁药有关,服食者会丧失人类的姿态,变成一只极其狰狞凶残的怪兽。

颓废派画家、暴走族、逆权革命、滥药与高度监督,电影的世界观很有趣,只是故事的情节确实拼凑得有点混乱。

不过,撇开走火入魔的部分,故事提到了相当有趣的一点:人类服食禁药,然后无法继续保持人的形体,就会变成怪兽,被称为一种「失格体」的生物。

而服食者却又认为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回「人类」——虽失去人的躯体,却能重新获得不受监控的自由以及死亡的权利。

按照这个说法来看,人类的(正常)躯体,只不过是在某种约束、规训之下形成高度统一性的个体。

要终止这个由国家赋予的自我想象,如电影故事中所指的那样,需要服食一颗象征还原真实的药丸。

看到这,你应该明白了「什么才是真的丧失做人的资格」——这就是这部电影要表达的真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