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障碍:我们永远看不见真实的世界,我们只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7:26

我们可能会说是13,但又好像看起来可以是其他的。可能也会有些人说是B,但也不太确定。如果是如下这张图呢?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世界多了一个相关信息:AC。这个信息跟我们头脑里面字母的信息匹配上了。

但是,如果是对一个没学过字母小孩来说,不管你提供什么信息,他永远不知道是什么,假如你头脑里没有AC这个信息,你永远读不出B,即使图二这个世界,已经完整向你展示B。

此时我们看到的世界的另外一些信息是12和14。12和14决定了我们能非常肯定的说是13,因为这跟我们头脑里面的背景知识匹配上了。

此时,面对图三这个世界,假如有一个人跟你说是B,而你又从来没有接触过字母,你一定会说这个人胡说八道。

此时,你一定会说是13或B。这个世界把2面都展现给我们,而我们头脑里刚好都有对应的背景知识,于是我们可以很好的读出这两个世界。

我们能看到什么,不是由眼前的客观世界决定的,而是由我们头脑里面事先已经存储的知识决定的,也就是,我们永远看不到客观的真实的世界,我们看到的,都是自己经验里的世界。

当你背景知识是0时,也就是不认识该信息的任何相关知识时,你看不出图一是什么,比如你让一个幼儿来看,他一定看不出什么,我们大人能看出什么,那是因为你头脑里面有相应的背景知识,比如,如果一个小孩刚学过数字,他就知道是13,反过来他如果电容公司学过字母没学过数字,那么他就只能读出B。图二,把AC放出来,你就能非常肯定是B,因为AC这个背景知识跟你头脑里面原先已经存储的AC对上了,所以你能100%肯定是B。图三,看到12,14时,你又非常肯定是13了,此时仅仅是因为你头脑里的背景知识,跟你看到的一致,因此,你非常肯定就是13。图四,如果你头脑里同时拥有12,14及AC这两种知识,你就能同时读出B和13。这就是人的认识边界,背景知识就是我们的认知边界,上面从第1步到第4步,背景知识是逐步放大的,眼界是逐步放大的。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一定就先看到了大海和树,人,因为这些是最常见的场景,每个人大脑里面事先都有这些背景知识。

我们每个人,都最容易看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对于不熟悉的世界的另一面,那就不一定看得到,比如上图中的婴儿,当然,婴儿可能还是一个比较熟悉的场景,也就是我们头脑里面婴儿的背景知识,大多数人也是有的,因此,也可以很容易看到与之相关的世界。

假如是如下这张图,你估计就看不出是什么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张图就是一些黑斑,看不出任何东西,因为此时,我们大脑里面没有任何对应的背景知识,因此,我们看不出眼前的世界是什么。

佛陀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个大空境,也就是佛陀说一切皆空,如果这个世界一切皆空,那么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个世界是什么?佛陀说那是我们作业派生的,善业派生一个善的世界以及与之相关的连环世界,恶业派生一个恶的世界以及与之相关的系列世界。

因此,佛陀说,每个人所说的世界,都是每个人自己作业派生的世界,一切都是因缘和合则生,因缘消散则灭。

因此,信佛信什么?信业力因果报应,佛陀说业力是真实的力,因果一旦成熟,那么果报是一定会呈现的,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自己作业的结果。

佛陀实在是太高明东莞电容了,我们永远看不到真实的世界是怎样的,我们所说的世界都是自己的世界,我们看到的世界都是自己大脑里面的世界。

这里存在一个障眼法,也就是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的焦距力,全部在眼睛看到的东西上,我们忽略了眼睛看不到的世界。

这张图,我们可能永远都看不出是什么,因为我们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些能看到的黑色图形,我们忽略了黑色图形以外的东西,如果我们一直只看到【黑色图形】,我们永远看不到世界的另一面。

如果你此时不再那么固执了,把注意力放在【黑色图形】以外的地方,你会突然间恍然大悟,那是一只“手”。

如果我们一直只执意我们的某一个观点,坚定的说,那就是我看到的【黑色图形】的世界,我们永远看不到世界的另一面【手】。

当我们认定一个认知时,我们随即被这个认识所禁锢,被禁锢在这个认知的边界以内,而看不到认知以外的世界。

如下这张图七,当你看到一个漂亮的少女时,你随即不可能看到一个老巫婆;当你看到一个老巫婆时,你随即不可能看到一个漂亮的少女。

看到漂亮的少女所需要的背景知识决定着我们不可能看到一个老巫婆。看到一个老巫婆时所需要的背景知道决定着我们不可能看到一个漂亮的少女。

这就是我们人的认识,它被牢牢的禁锢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面,我们能看见什么,不是由真实的世界决定的,而是由我们大脑里面的背景知识决定的。

我们看见世界的一面时,意味着我们同时看不见世界的另一面。看到另外一个世界时,又意味着我们同时看不到当下这个世界。我们永远只能看到世界的一面,而世界却有无数多面。我们经验了什么,就在大脑里面存储了什么背景知识,这个背景知识反过来又决定了我们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

当我们相信我们的经验,相信我们的大脑,坚信那就是我们看到的世界时,我们随即被关进了一口井里,永远只看到一片天。除此以外,确实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换一套背景知识,我们会发现,我们立即看到另外一个世界。

我们永远同时只能看到一个世界,看到了世界A时意味着A会遮蔽掉世界B,看到世界B时意味着B会遮蔽掉A。

因此,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当我们专注在当下某件事时,当我们得意时,当我们为某件事感到自豪时,我们将为此失去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机会。

当下的每一个成功,意味着他屏蔽掉另外一个世界,除非我们愿意放下对这个成功的执着,我们才有可能看到那个对立面,否则我们永远被禁锢在成功里。

我们的每一个经验都会成为我们大脑里的背景知识,背景知识决定我们能看到什么,因此,每一个人都是过去经验的总和,过去的所有的经验,成就了我们大脑里的背景知识,造成了现在的我,决定着现在的我能看到一个什么 样的世界。

因此,有什么样的经验,决定着我们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经验越多,我们能看到的世界就越多。经验越有效,看到的对应世界越清晰,同时意味着我们越坚信这个世界,从而遮蔽其他世界。不同人,经验不一样,因此看到不同的世界是正常不过,因此,意见分歧是正常现象,没必要过于纠结。这种活在每个人自己的世界,首先却是必须的,是生存之规定。

我们会发现,面对同一个世界,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世界,我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到底被什么东西规定着?

作为人,相对于无限的宇宙,有限的人只需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即可以活得很好,或者这样说,只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能活得好,因为万物都在求存。

要知道世界有千千万万无数的面,因为这个宇宙已经分化了137亿年,对一个有限人体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是不可企及的,宇宙的量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比如:人正常走路速度是1.4米每秒,一个训练有素的业余跑者跑步速度大概是3米每秒,一个顶尖马拉松运动员的速度大概是6米每妙,时速100公里汽车的速度大概是30米每秒,300米每秒大概是顶尖战斗机的速度,7.9公里每秒是第一宇宙速度。30公里每秒是地球公转的速度,而光速是30万公里每秒。这就是人类的速度与宇宙速度的对比,在宇宙面前,人类是何其渺小。

我们的眼睛占我们获取世界信息量的80%,也就是我们的一生所获取的信息80%来自眼睛,但是眼睛的本质是什么?

现代物理学已经明确指出,所谓的光,是光量子,是一份能量的最小单元,这份能量打在任何一个东西上,都不展现为明亮,而我们眼睛把他扭曲为明亮。这个所谓的明亮,就是光波的波长,我们眼睛只能看到400纳米-700纳米的波长的光波,这个不同波长的光打在我们视网膜上,被视网膜转化为生物电,然后在我们视中枢被扭曲成明亮,被扭曲成150种不同的颜色。

对于400-700纳米以外的光波,我们的眼睛看不到,而这个可见光波占宇宙光波只有不到十万分之一,也就是我们只看到这个宇宙的十万份这一,而且这个被我们看到的,还是被扭曲的了。

这就是宇宙的量级,我们不需要也不可能看到宇宙的所有面才能存活,相反,我们只有看到有限的面,才能存活。

也就是我们的知觉体系,达到满足生存那条线时,即不再去提升能力,不再去奢求多看世界一面,为什么?

宇宙的本质是能量,而能量的基本特质,就是能量的两大定律,我们直接简单理解就是,能量是单向流动的,能量是衰变的,一切都是从有序向无序转变,一切都不足以自在的存在,一切都在求存,这是万物都在演化的根本原因。因为万物存在度都在下降,万物都通过进化与分化来提升能力以应对恶化的生存形势。正因为存在度不断下降,因此,进化的基本原则就是能量的最小作用量原理。因此达到了满足生存形势的进化时,即不再提升能力,因为只要一提升,存在度又进一步下降,这又反过来促使我们必须进一步提升能力,进入一个恶性循环。因此,如果只需要看世界的一面,就可以满足生存,那么万物绝不愿意再多看世界一面,因为看多世界的一面,意味着生存形势又进一步恶化,于是又必须继续看更多的面,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也就是,形势恶化,万物才进化,否则,一定不进化;因为进化又进一步加剧恶化的生存形势。

现在宇宙论讲这个世界是由一个能量奇点转化而来,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本质都是能量,而能量的一条基本定律,就是【熵增定律】。

比如我们往一杯清水滴一滴墨,那么墨会不断的扩散,直至均匀地充满整杯水,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如果我们拿手机把这个过程录成视频,然后把视频倒着放,我们会看到墨从耗散状态集中到一点,也就是我们刚滴进去时的那一滴。

这就是能量的耗散状态的一个不太准确的形象例子,也就是我们的熵增定律。唯一一个不同的就是这个能量耗散是不可逆的,也就是上面视频导倒着放是不可能发生的,能量永远从有序向无序耗散。

比如自然状态下,能量永远是从高温物体向低温物体流动,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能量不会从低温物体流向高温物体。

一壶烧开的水,100度,放置一段时间,这壶水最终的温度会跟周围空气温度一致,你要让这壶水再升高到100度,你必须对他做功,不做功,这壶水永远不会自动升到100度,他会一直与周围的空气保持一样的温度。

所有高温的东西都会向低温的东西看齐,好比水一定只会从高往低流一样,所有有序的东西都会向无序的东西转变,所有高度结构化的东西都会向无结构转化。

这就是能量的核心特质,我们把这种现象,叫做熵增现象,能量自发状态永远只会单向流动,从有序向无序耗散,只要没外力作用,这个过程就不可逆。

比如,如果没有外力的作用,那么,所有结构都会向无结构自发转化,人这个高度有序的结构,如果没有不断的能量输入,人这个结构,会自动分散成分子,所有的生物结构都一样,没有能量输入,结构就无法维持,用我们人类的话,叫死亡。

而这个从高度有序的结构向无结构转化的过程,是不可逆的,除非有能量输入,能量输入,结构就能保持,甚至能形成。

比如,你购买了一部车,能量输入【钱的本质是能量】,你与车形成一个结构,要维护这个结构,你必须源源不断输入能量,表达为各种费用花在这部车上,比如加油,停车费,维护费,保险等等,如果停止能量输入,这个结构即无法保持,会消散掉

宇宙从能量奇点爆发后到今天已经演化了137亿年,我们把这种演化描述为不断的分化与结构化过程,表达为信息是一个不断增量的过程,而且是指数级递增,这个过程,也是生存形势恶化的同一过程,因此,也可以说我们的生存形势也是指数级恶化的。

上图横轴表示时间,坚轴表示存在度,奇点的的存在度是最高的,甚至是圆满的,但既然他也不得不分化求存,说明他也不是绝对的,他只是相对圆满,相对所有后演物。

图中随着时间单向向右流动,存在度指数级下降,就是那条抛物线,同时结构不断致密化,即能力与属性不断丰化,就是图中的代偿效价。

我们现今的人类社会,大体就存在于那条抛物线的未端,这也是我们当下面临的最大的难题,我们的存在度已经极度恶化。

能量只从高温流向低温,时间的单向流动,结构的不断致密,我们社会的节奏越来越快,社会越来越致密,分工越来越细,都是演化单向恶化的现象级证据。

宇宙不断在分化着,信息每分每秒都在增长,在每一个新恶化了的生存形势下,不分化面临淘汰危险,而分化却是大部分要被淘汰的,只有一类能留存下来,那就是符合最小作用量原理的分化,能够留存下来。

因此,熵增定律规定一切必须不断分化,最小作用量定理规定一切必须按他的原则进行,否则要被淘汰。

信息量指数级递增,导致每一个结构体,都无法单独很好的处理这么宏大的信息量,于是就必须大家分工来分别处理不同的信息,然后合作起来,大家都希望找到最佳的合作伙伴,合作伙伴也希望找到最佳的你,这样一个最佳组合,这个组合所形成的新结构,耗能就是最低的,因为彼此都是最佳。

我们每个人时刻都在寻找那个最佳的对方,对方也在寻找最佳的我们,这就是一种最省能的结构,这种结构就是宇宙所有结构的构建原则,因为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却满足能力的提升,又满足不过度消耗能量。

如果你不把依存点的最佳状态给对方,对方即不会依存你,结构就不成立。如果你时刻把对方要的那个点的最佳状态给对方,依存成立,结构成立。这就是万物演化的本质,形势一如既往的恶化,只有分化达成分工合作的最佳结构,才能共存

但是光从空气进入水会发生折射,走由A到O,再从O到B这条路线,而不是直接走AB线路,为什么?也是因为走AOB更快更省能,因为光在空气中传播比在水的快,所以光要在空气中多走一会,在水中少走一会,结果加起来的时间就比AB快。

上图中,有一人掉水里了,施救者一定走路径2,也就是先跑到C点,然后从C店跳进水里,游过去,任何正常的人都会不自觉的这样做,在快的地方跑多一点,在慢的地方跑少一点,加起来路径2的时间就会比路径1快,这跟光折射的原理一模一样。

表现看,我们似乎有得选择,而实际上,我们没有选择,只有一条路径,就是这条最小作用量的路径,违背这条路径 ,是要被淘汰的。

这就是自然选择最底层的规则性,我们也可以说是这个最小作用量,当然,如果我们往下追究,底层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人类社会无处不在贯彻这条法则,我们的分工社会,就是这条法则的一个结果,只有每个人专注在一个细小分支上,效率才是最高的,才是最省能的。

这表达在结构上就是,当世界恶化到该结构无法单独生存时,因为每一个结构能力都是有限的,随便生存形势的恶化,结构必须进化提升能力才能生存,也就是必须与其他结构形成一个共同体,分工合作,这样子就能以最小代价最低能力最大限度提升能力。

但结构进化结构变得复杂,从另一个层面又意味着存在度又进一步下降,也就是新的更强大的结构,同时也意味着这个结构更不稳定了,更动荡了,因此,除非迫不得以,万物不会随便去提升能力。

也就是如果能满足生存,我们只需要看到世界的一面却可,如果形势恶化了,必须看到世界的两面了,那么继续进化结构,进化到可以看到世界的两面即可,但此时,我绝不再进化去贪图看到世界的三面。

因为如果我贪图看世界的三面而去提升能力 ,那么世界恶化的步骤会来得更快,于是我们反而会被迫更快的需要去看到世界的更多面,才能存活下来,这就是恶性循环。

也就是,看到世界的一面即可生存,那么我绝不愿意再想着去看到世界的两面。因为,这会加速我的生存形势的恶化。

因此,对于有限的人来说,只看自己的世界,这首先是生存的规定,它把我们限定在人体可接受的范围内,这是有利于我们生存的。

但是这种符合生存却是有时间范畴的,因为这个世界是变化的,在生存形势还不足以恶化到那个点之前,专注在一个世界,有利于我们生存。

当生存形势恶化到我们不足以生存时,专注在一个世界,却会导致我们看不到这个世界以外的东西,而此时我们却必须看到外面的世界才能生存,但此时,我们却被遮蔽住了,这就是所知障产生的原因。

我们人终其一生追求建立一个强大的自我,这个自我越强大,我们越成功,促成我们成功的信念就越被我们坚守,坚守信念使得我们更成功,更成功的同时,意味着我们更看不到这个世界以外的任何其他世界。

文化能成其为文化,在于他持续数年能维护我们的生存,因此我们坚信这些文化,严格坚守它们,比如我们农业时代的文化,如多子多富文化,如学以致用文化,如等级制度文化。这些文化成功在农业时代维护我们生存达2000年之久,因此它被我们奉为真理,被我们牢牢固守着,1840年到1919年,从鸦片战争开始被武力打开大门,到我们突然发现旧文化的戕害作用时,时间达80年之久,我们才意识到这个文化不行了,而此时已经接近亡国。

这就是认知的力量,它一方面成就我们,一方面牢牢禁锢我们,使得我们永远只看到一片固定的天,我们的一切是因为看到这片天,因此我们坚信这片天,从而也使得我们永远也看不到另外的那些天。

我们坚信农业文化时,意识我们永远看不到工商业文化,只有打破农业文明,才意味着工商业文化的可能性。

我们今天全盘西化,全面工商业化,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们在工商业化的驱动下,实现了高速的发展,我们今天比西方更西方,比西方更积极,这个工商业文化成就了我们,我们因此也极为坚信他,这意味着,我们也已经在工商业文明的遮蔽下了,我们当下看到的一切,都是工商业的东西。

这是一个危险信号,文化常常是成了萧何,败也萧何,因此,我们有必须保持一个弹性的眼光,我们可以坚信一种文化,但我们决不迷信任何文化,不存在永恒的文化,因为这个世界是变化的,不存在永恒的真理。

我们就如一只井底之蛙,只能看到井口的那片天,这片天的大小,是被井口的大小给决定的,我们可以选择跳出这个小井,进入一个更大的井,即能看到一片更大的天,即使如此,此时的天,也仅仅只是比刚刚那个小井大一些,叫“盖天说”。

人类在“盖天说”的主导下,生活了数万千年,此时,我们的眼界就如被天给盖住似的,生活在丛林中与动物进行体力搏斗的采集狩猎,到看天吃饭的农业时代的地心说,我们此时的井口又变大了,眼界也变广了,开始能站在地球以外来看地球了。

地心说统治了人类1000多年,前前后后有无数哲人已经站到太阳系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地球与太阳了,但日心说直到中世纪才不得不被接受,地心说的建立伴随着我们第一次工作革命的到来。

人类文明进程,不是架构在客观世界上的,而是架构在思想家铺垫的思想通道上的。思想家的眼光,决定着我们能看到世界的哪一面,看到什么样的世界决定着我们能调动什么样的能力。

我们看到A世界意味我们一定得使得A背景知识,A背景知识一定就意味着他一定否定掉B世界。

农业文明的眼光,一定把我们牢牢锁定在农业世界里面;工商业文明的背景知识,一定把我们牢牢锁定在工商业文明里面;我们做成A事业,促成A事业背后的A信念,一定被我们奉为真理,A信念的背景知识也因此决定我们了我们不可能看到B事业,因为B事业需要B信念,而B信念需要首先放下A信念,我们人永远不会放下当下信念,这是遮蔽得以强势存在的原因。

任何一个事情所对应的背景知识,都只会把我们牢牢锁定在当下这个事情,从而使得我们看不到另外一些事情。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建立一个强大的自我,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学习认知这个世界,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都是在学习知识,我们说一个人成年了,或者说毕业了,言外之意,就是他把这个世界看明白了,已经不再是个青瓜蛋了,不再对这个世界充满疑问了。

一旦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对这个世界了解得清清楚楚了,我们立即给自己构造了一口井,这口井随即成为了我们认知的边界,我们只看得见井口的那片天,只看到见边界内的东西,看不见边界外的信息。

正如如果你没有AC的背景知识,你永远看不到B。如果你的边界内只有12,14,你永远只会看到13,而且你是100%确定就是13,这个结论是没错的,也正因为他是对的,也使得你就认定是13,于是它成了你的边界。

即使某一天,你接触到了AC这个新信息,你也会坚定认为就是13,看不见B,即使B就在你眼前,也因为你过于相信13而被你否认掉。

这就是傲慢,你认为你有知了,你不再对一切保持怀疑精神了,你认为天就是井口那么大了,于是,我们被禁锢在这口井内,被禁锢在这个认知的边界内。

任何被我们认定的信息,将成为我们的边界,我们也将被它禁锢住,除非我们时刻保持对它的警惕。

要跳出井口,第一核心步骤就是不要被某个认知禁锢,也就是不要被上面12,14禁锢,一旦我们坚信这个13的认知,我们立即给自己建构了一个认知边界,这个边界就会把我们蒙蔽在13之内。

也就是我们知道13现在是正确的,那是因为此刻我大脑里只有12,14的背景知识,但我们知道,一旦我拥有更多背景知识,13有可能就不一定是对的,因此我时刻保持对他的警惕,为未来的B预留空间,为未来更多的其他可能性预留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乔布斯会不断的强调一句话:“Stay Hungry,Stay Foolish”,意思就是永远保持求知欲,永远也不要认为自己有知。

苏格拉底最有名的一句话:“我知道我一无所知”,正是这种极为谦虚的求知精神,促使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科学家踏上探究宇宙奥秘之路,从而奠定了人类文明的基础。

不坚定某个认知,不固执某个认知,这是跳出井口的第一关键步骤,也是看到后续更多世界的关键。

不给自己设限,保持对一切的求知欲望,保持对一切的怀疑探索精神,扩大我们的背景知识,我们随即会看到一片更大的天。

也就是,我知道13是正确的,但我也知道他可能还是其他的,只是此时,我还没有相应的背景知识,所以我暂时不知道其他是什么,一旦我不断探索,接触到了AC,我立即恍然大悟,立刻反应过来,这个其他就是B。

即使到了此时,我们已经知道是13和B,但我依旧保持一个意识,那就是他仍然可能还是其他的,目前我不知道是什么,是因为我目前还没有对应的背景知识,或者说相应的信息还没出来,因此我时刻保持对他的审视。

边界外还有边界,山外还有山,世界外还有世界,这个世界是一直增量世界,这意味着,他可以一直扩展下去,这意味着,我们也必须一直追问下去。

世界的本能是能量,而能量最核心的物质就是熵增定律,万物存在度都在下降,万物都在求存。世界一刻不停变化着,时刻有新信息出现,这是我们存在度不断下降的现象证据。因此,世界的边界不断的扩大,没有永远的真理,只有暂时的正确。面对现行的世界,有限的人类,只需要看见自己的那个世界,满足生存即可,这是当下生存之规定。我们永远看不见真实的世界,我们看见的只是自己的世界,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看不见另外那个世界。当世界变化从量变到质变时,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随即会变成戕害作用。而我们往往深受其害而不知道,直到与之共灭。正因为长期的有效性,使得我们坚信自己看到的这个世界,结果形成强烈的认知遮蔽。因此,认知遮蔽早期是维护生存的,晚期却一定是起戕害作用的。此外,我们看到的永远是自己经验与认知里的世界,因此,专注当下之时,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保持对自己以外世界的探求,是确保当所知障形成戕害时,我们能有的放矢,能从容对应。这个世界永远存在着C世界,D世界,F世界…可以一直延续下去,要看到对应的世界,必须拥有对应那个世界的背景知识。因此,时刻保持一颗求知的心,保持怀疑一切的精神,是确保我们必须被遮蔽但又能在对的时候跳出被遮蔽的有效方法。

人类的认知存在先天的规定性,他不是客观真理的通道,他有他自己的生存需求,他只能看到与自己生存息息相关的当下的世界,至于远方的更多世界,他似乎先天性屏蔽。

因此,我们专注当下的同时,我们也要保留一个基本意识,也就是一旦我们过于专注当下,有可能会被当下那个世界给遮蔽。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必然被遮蔽,因为当下的长期有效性,使得我们坚信他,这是作为人所无法跨域的障碍,但是如果我们能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能使用理性反过来拷问它,时刻保持对他的警惕,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不至于被它完全遮蔽,可以跳出来。

本篇唯一目的,希望家建立一个基本意识,即我们的认识是有缺陷的,我们永远不可能真知世界,因此,有必要时刻保持对认知的警惕性,这是唯一一个有效的,不被认知禁锢的方法。

给大家提供一个感知认识障碍的形而下体验方式,如果你平时都是使用右手做事,那么请从此刻开始,使用左手来做这些事情,你将体验到另外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