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手握大把闲置资金却继续申请贷款,反手就

 新闻资讯     |      2020-05-03 10:09

我一朋友的公司刚刚尝到吃利差的“甜头”,竟然还怂恿我拿着我的“小微企业”也去问银行要点低息贷款试试。(果断拒绝并不齿!)

其中招数,其实都是些玩过时的套路,无非就是银行们正在“银根宽松”放低息贷款完成扶持企业的目标;而企业们在这遇冷的疫后市场,有些并没有扩张产能的冲动、实际也不缺钱,倒腾资金反手再买些高收益理财,还能套点利。

本来想曝曝光我这朋友公司的做法,后来发现不用牺牲他了,因为更出名的亿联网络都收到监管问询函了:手握几十亿的闲置资金,却还在伸手向银行申请贷款。

市场上有“钱去哪了”的追问。“愉见财经”当然相信大部分钱去了实体缺水的地方,但仍有一小撮,在空转。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亿联网络理财产品期末余额为34.9亿元,比上期末增加30.56%;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06亿元,比上期末减少71.63%。同期,公司短期借款期末余额为5002.68万元,现金流量表显示报告期内借款收到的现金为2.97亿元。

另外,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增加至约2.01亿元,同时公司披露公告称拟向银行申请不超过8亿元的综合授信。

这也就是说,尽管亿联网络有34.9亿的理财和1.06亿的现金趴在账上,资金流较为充裕,但2020年以来公司短期借款却在增加,还仍向银行申请贷款。

深交所问题很切要害:要求亿联结合公司理财产品收益与银行贷款成本,说明拥有大量闲置资金的同时申请银行贷款的原因及合理性。

亿联网络回应称,公司2019年平均理财收益率在4.2%以上,2019年8月至今的新增贷款平均贷款成本为3.2%,其中人民币借款利率已逐步下降至3.6%,美元借款利率更是长期低于3%(2020年4月进一步下降至2.2%),结合公司可以获取到一定的贷款贴息(贴息比例是实付利息的50%左右)。

亿联倒是很实诚,说得挺明白:贷款成本远低于公司平均理财收益率。亿联网络的贷款成本和理财收益率已出现明显倒挂,利差达100BP左右。

亿联网络是出口型企业,每年在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进行投保,保费较高,2019年高达974万元。国家为扶持出口企业,对中信保覆盖下的应收款融资有贴息扶持政策,因此公司申请贷款属于正常享受国家对行业的扶持政策。

可目前的大环境的确如此:流动性充裕,市场资金利率中枢呈下行态势,再加上政策支持实体经济的导向,部分企业融资成本降低。个别企业拿到钱后,由于对国内外经济增速不确定性的担忧,并没有扩大生产与投资的动力。

Anyway“愉见财经”写稿是写出经验了:每次我写完“资产荒”类选题,似乎总会孪生一个“资金空转套利”类选题——以前是金融同业间空转,现在是企业在套利。

(备注一下,以前同业之间套利也有类似逻辑,比如一些机构基于低成本资金,通过购买利率较高的同业存单或同业理财等,以期限错配或流动性溢价的方式进行套利。如今,同业监管是很严了,但对实体企业们宽松又宽容。)

- 企业负债端:部分企业通过发债、银行信贷、票据贴现等方式,可以获得的较低成本的资金;

- 企业资产端:投向收益率较高的银行理财产品或者是结构性存款,特别是结构性存款,相较其它理财,结构性存款的收益率相对稳定。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提及:“短贷、票据、短融的利率是很低,而结构性存款价格是刚性的,由此衍生成巨大的套息空间。”

“愉见财经”查了一下,目前部分大企业的短贷与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价差,高的可能达到150个基点;小部分的中小企业用流贷和票据,与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价差,也可能会有几十个基点。

票据数据是,年初以来,票据利率下行颇为明显,就国股银票转贴现利率表现来看,6个月期品种已从2.69%左右下跌至2.18%,1年期品种从2.70%左右下跌至2.22%。

再挖一个数据出来,大家看看会不会是巧合:3月份结构性存款余额大增。据央行数据,截至3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约为11.67万亿元,较去年末增加2.07万亿左右,创历史新高。其中,单位结构性存款(包括企业、机构等)更是增幅显著,增加了4593.36亿元,尤其是中小行的单位结构性存款,新增3737.2亿元。

去年下半年我们还追踪了监管出手加强对“假结构”的监管,结构性存款遭遇“急刹车”。没想到几个月后,结构性存款疫后春风吹又生。

企业套利得以形成的一个关键要素,是市场上存在收益率高且流动性好的资产,比如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等。

- 有个别银行自己为了完成普惠金融指标,但又不放心中小企业贷款风险,于是会默许企业拿了贷款后就买本行理财,好歹资金还在自己眼皮底下控制着;

- 但大多数套利案例里,都是拿着A银行贷款,去套B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这里的B银行,我猜是中小行的概率更大。

根据普益标准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对于各个期限的保本类、非保本类理财产品,股份行、城商行的收益率均明显高于国有大行。比如6~12个月保本类理财,国有行的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29%,而城商行的则为3.93%;再如6~12个月的非保本类理财,国有行的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89%,而股份行和城商行的则分别为4.11和4.44%。

再来看量。如前文所述,在一季度单位结构性存款新增的4593.36亿中,中小行占据了大头,占比超过80%,侧面反映了企业客户等对中小行结构性存款相对更青睐。

中小行也不想把负债成本搞的那么高的,实在也是“南南南南”吧。银行本身是有揽储压力的,而相比国有大行,中小行依靠普通定期存款吸储的能力较弱,只能发行更高收益的产品以吸引资金,并且在流动性、同业负债占比等监管指标考核要求下,中小行负债压力更大,进而导致负债成本居高难下。

同时,受疫情影响,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承压,同步影响融资端。中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金融行业首席戴志锋分析,考虑中小银行的风险问题仍然突出,未来银行业分化将持续,具体路径表现为“银行负债-银行资产-风险利差拉大”。

第一,市场自己会挤压套利空间。套利行为是投资者利用市场运行中的不均衡、不平等来获取利益的行为。不均衡是动态市场的常态,故而套利的出现也是市场的一种常态。随着套利的持续,利差空间将会收窄,套利机会趋于消灭,市场也将处于新的动态平衡之中。

第二,监管和银行也会作为的。“愉见财经”了解到,以结构性存款为例,目前已有股份行进行额度限;另外,此前央行还下发了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指导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加强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包括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如此一来,利用结构性存款进行套利已经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