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手高管性侵案的首位公益女律师:有她在 曾有

 新闻资讯     |      2020-04-30 08:27

一个人能做出的最大恶行会是什么?答案是无法预判,因为总有人一再刷新我们的认知下限。

尽管从目前看,案件的进展一波三折,但无论当事人如何穷极一切开脱之辞为自己进行狡辩,无论他巧借自己资深律师的专业知识,曾做出何等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力避制裁,但有一点已毋庸置疑:

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在中国的众多律师事务所中,可谓一枝独秀,它始终致力于保护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的利益。

20多年来,郭建梅以锲而不舍的努力促进了中国妇女权益保障制度的完善,被喻为中国妇女权益保护事业的一面旗帜。

在那个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大家族里,她从小就耳闻目睹了太多男尊女卑,女性被践踏的人间惨剧。

因为姥姥最初生的是女儿,便经常遭到重男轻女的公婆的责骂与毒打。当姥姥第二胎又诞下女娃时,姥爷就干脆找了个小老婆,然后把姥姥暴打一顿赶出家门。

最终,只有41岁的奶奶的奶奶活活饿死在卖馍的路上。尸体被发现时,她随身挎着的篮子里还有几个没卖出去的馍:“奶奶又冷又饿,馍在篮子里,可她就是不敢吃啊……”

奶奶的死,让郭建梅开始思考中国男权思想下女性的地位和权利,同时也因为她曾经跟随姥姥在北京讨过生活,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她,备受欺凌,这在她幼小的心灵上投下了浓重的阴影。

她说:“我相信童年的经历对我影响蛮大的。我小时候生活在最底层,被人像蚂蚁一样踩过,对于弱势群体,对于尊严和人格,我体会很深。”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体恤和为弱势群体发声的悲悯情怀,成为蛰伏于她内心的一粒种子,直至有一天,它破土发芽。

作为农家子弟,作为底层女性,如何才能改变自己不肯被强行安排的命运?除了发奋学习,她别无选择。

1979年,郭建梅以河南安阳地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北大录取,成为改革开放32年来那所高中唯一考入北大的骄子,更被当地树为无数年轻人的学习榜样和精神偶像。

电影里的一位律师,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冲破层层阻碍,勇敢为一名被诬陷为小偷的流浪者辩护,他的英雄之举对她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召唤,于是,她坚定地选择了北大的“法律系”。

大学毕业后,郭建梅被分配进入国家司法部,并曾全程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起草工作。

1995 年9月,在《中国律师》杂志工作的郭建梅有幸采访了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那次经历,成为了她人生重要的转捩点。

“每个女性都应该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天赋。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除非他们的权利受到保护和尊重,否则女性永远不会赢得充分的尊重。”

在大会上,她第一次听说“公益律师”这样的职业,也是在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改变了。

于是,三个月后,郭建梅亲手砸碎了被无数人称羡的铁饭碗,毅然辞去《中国律师》杂志主编助理的职位。

1996年,郭建梅带领北京大学的几位老师,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妇女法律援助机构——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免费为没钱、没地位、求助无门的弱势群体代理案件。

她的壮士断腕之举堪称惊世骇俗。当时很多人都骂她“傻子”,甚至连她的父母、哥哥嫂子都认为她疯了。

在一片反对声浪中,只有她的丈夫,后来成为知名作家的刘震云支持她。那时刘震云在《农民日报》做记者,业余进行文学创作,尚未成名。

因为缺少经费,最初,他们寄身于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办公,后来搬至北大南门的一家旅馆,挨着厕所,是两间特别狭小的办公室,因为一年只有两千多块钱的房租,很便宜。

与形形色色的人都打过交道的郭建梅,看到委托人的第一眼,仍大惊失色:这个妇女一只眼睛流着脓,衣着破烂不堪,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恶臭味,看到郭建梅就失声恸哭。

原来她的儿子意外身亡,尸检时发现三根手指都没了,这样的死状令人疑窦丛生。但是,即便知道这可能是一起冤案,也没人愿意接手。

祸不单行,可怜的妇女又在为儿子讨公道的路上出了车祸,身负重伤。走投无路之下,她找到了郭建梅。

郭建梅接了这个案子,带她去见法官时,法官不屑一顾:“你是找不到案源了吗?怎么给这种人代理?”

那场官司,郭建梅彻底败诉,去领判决书时,法官没有把判决书递到她手上,而是直接扔到了地上。

一次次遭遇挫败和无端受辱,但她从不后悔自己最初的选择:因为看到她们实在太苦了,这种弱者的权益才真的应该被保护,否则法律难容。

当一些官司陆续胜诉,当法律服务中心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后,上门求助的人络绎不绝,有不少衔冤负屈的妇女,一进门就抱住她们的腿,痛哭流涕,长跪不起。

▲ 施先生(右)为感激“郭建梅公益律师团队”,将自己创作的一首“藏头诗”送给郭建梅(左)图片来源:光明日报

有一些学生到她们那里去实习,还有大学的老师,看到他们从未看过的一幕幕人间苦难,都受不了,陪着一起哭,连一向以理智著称的律师都双泪长流,到最后有两名律师实在没法再干下去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们援助的对象,都是特别贫困的女性,且不少案例都是大案、要案、疑案。这就注定了郭建梅要直面的对手,不仅仅是穷凶极恶的凶犯,还有可能是与其沆瀣一气的地方保护伞,甚至是黑恶势力,因此郭建梅受到生命威胁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有一次郭建梅刚到案件所在地,就听说有人会来打击报复。深更半夜,她们只好东躲西藏,堂堂的大律师,却被搞得惶惶如丧家之犬,那一刻,她心中悲愤交织,难以言表。

一位国外专家曾告诉过郭建梅,在美国,公益律师需要经常接受心理咨询,过多接触负能量而不及时排遣的话,就容易出问题。

2001年,在长期的高负荷运转下,郭建梅也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她去看完医生后的诊断结果是:中度抑郁症和重度焦虑症。

郭建梅吃了大半年的药,病情得到了极大缓解。她做了这么多年公益律师,步履维艰,却没有折戟沉沙的原因之一,是来自刘震云的全力支持:

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痛苦纠结的夜晚,她也常常想起小时候跟在姥姥身后,和姥姥一起捡垃圾的情形。

2014年,中国官方数据调查显示——每4个中国家庭中,就有1个存在男人打妻子的家暴现象。

这样的问题被长期忽视甚至掩盖,而在郭建梅和其他维护妇女权益的人们的共同努力下,两年后,在北京通过了一项打击家庭暴力的法律。

多年前,郭建梅受理过一起为女工维权的典型案件。当时来自河北涞水的25名女子来到北京某制衣厂打工。

这些打工妹平时被牢牢控制在被大狼狗看门护院的工厂里,生病后,得不到有效救治, 甚至连来例假都没钱买卫生巾。

当郭建梅代理该案后,在制衣厂、法院、劳动仲裁中心之间不停奔走。在3年的时间里,案子多次更换审判机构,案件的进展也受到太多干涉和阻挠。

很多打工妹看不到希望后,伤心欲绝,离开北京,而郭建梅却坚持往返于北京、河北之间,调查取证。

这个案件的胜诉改变了中国当时劳动用工中雇佣双方严重不平等的状况,为保护众多打工妹的合法权益打响了第一枪。

在郭建梅心中,始终铭记着多年前希拉里在世界妇女大会上讲的话:“投身于这个世界,使你说的话变得有价值,有影响力!”

20多年来,她以羸弱之躯,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奋力奔跑。她只想在这个男权世界为妇女权利争得一席之地,以抚慰那些被摧残被侮辱被损害的妇女的心灵,为她们饱经沧桑和苦难的脸增添一抹云开雾散的笑容。

与此同时,她为中国多项法律的改善与健全,都做出了积极推动的杰出贡献,为中国公益律师铸就了一个大写的传奇,更为中国NGO (非政府组织) 缔造了一个卓越的品牌。

除了希拉里曾多次到她的法律中心访问,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夫人切莉、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夫人娜内女士等,也都曾看望过这些一直奋战在维护妇女权益战线的勇士们。

曾经,面对来自外界的无数非议甚至中伤,尽管闻谤不辩,但郭建梅还是很无奈:“很多人认为我做公益律师是作秀,也有人说我纯粹为了出名,更有人怀疑我能力不行,当商业律师没人要。有时候,听到这样的质疑,真的会感觉自己是在被侮辱。”

“说实话,找我的商业案子多了,随便接一两个,一年赚一百万,跟玩似的,可是,一看到弱势的老百姓,我就特别心疼啊,你不知道她们有多可怜,活得多么没有尊严。”

在一个被高度物化的社会,当多少人以追名逐利、富贵利达作为人生第一要义时,她却把“为苍生说话”当做一名公益律师最大的初心。

2019年6月,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叶敬忠,在毕业生典礼上致辞——《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在行文中,叶院长有这样一段振聋发聩的话:

“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穷苦生活体验的人,永远不可能真正明白穷苦生活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个从来没有抚养过残疾孩子的父母,永远不可能真正感受养育残疾孩子所需要的各种付出和各种滋味。

正是因为人们其实根本不可能真正体悟到弱者的生活现实和心理世界,因此,我们更加需要保持一种态度,也就是要尝试‘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

这是叶院长对青年学子的寄语,但这样的精神境界也同样成为了像郭建梅一样悲天悯怀之人的理想与使命。

至今,郭建梅及所在团队共计出版书籍17本,办理案件4000余起,重大典型案件300余件,接受咨询12万次。

我们所熟知的“结婚十月家暴致死”的董珊珊案,李彦以暴制暴杀夫案,山木集团总裁强奸女员工案,都是由千千的律师们所代理的。

而此次受理李星星的案件,不仅是让像鲍毓明这样的作奸犯科者得到法律的制裁,更是替那些未成年就遭遇性侵和严重伤害的少女讨还一个公道。

4月13日,针对鲍毓明涉嫌性侵一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已派出联合督导组赶赴山东,对该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

“我是中国第一个专职公益律师,已经做了20多年了。在这20多年间,我经历了很多困难,遭遇过各种误解,也承受了很多压力。

有人说我们是一群朝圣者,是悲壮的,但我更愿意把我们说成是一群追求理想的、有价值的、快乐的法律人,我们从不停留在困难上,因为我们心里还有一个太阳,还有一束光!”

寒梅傲雪,凌寒自开。这更像她在盘根错节、积重难返的法制建设进程大背景下一腔孤勇、艰难跋涉的写照。

世界著名的法学家伯尔曼曾在他的《法律与宗教》里写道:“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

它维护着公平与正义,昭示着文明与进步。而作为捍卫法律神圣尊严的人,为弱势群体奔走呼号的人,郭建梅就像一束光,照亮前路,给予了那些身处黑暗和泥沼的女性以重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