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的春天来了?一年涌入29亿资金,业务量

 新闻资讯     |      2020-04-25 07:12

多位从业者称,最近几个月,他们的业务增长迅速,“第一季度,我们的业务量增长了3倍。”

“大家觉得信息安全扮演的是一个保安的角色,在没有出事之前,没人意识到保安的重要性。”

其中,10起的融资金额都在亿元级别,仅斗象科技和观安信息两家,就各完成了两轮亿元级融资。

“从去年年底开始,业务量多得接不过来。”一家信息安全咨询公司的老板称。客户都是来咨询信息安全方案的。

“以前,一些公司每年的安全预算只有20万,只能买个基础安全套餐,现在预算涨到了上百万。”陶影称,他们去年整年的业务量,翻了两倍。

数篷科技CEO刘超称,从大年初二开始,就有新老客户陆续找过来,要求跟他们合作。“第一季度,我们的业务量增长了3倍。”

“工资不高,话语权小,预算也不高。”一家公司的安全负责人小K透露,公司觉得花了钱,养了一帮安全人员,就不再愿意花钱买安全产品,“我要花钱买这个,还养你们干嘛?”

小K有苦难言:“就像是请了保安,却不给我们配武器,面对敌人的火箭大炮,难道要我们肉搏吗?”

后来找工作,他觉得CEO不懂安全,不舍得投入,立马拒绝,“十个老板中,只有一个真正重视安全。”

陶影和小K是同学,两人聚会的时候,经常是“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觉得做这一行憋屈。

“为了引起企业重视,我俩曾经商量,要不我们去攻击企业的安全系统,找到安全漏洞,然后给企业一个警示。”小K称,这是安全行业常用的手段,行话叫“点一下”企业。

手机被骚扰短信和电话轰炸,用户数据外泄,诈骗、盗刷等事件频发……几乎每一个用户,都深受隐私外泄的困扰。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APP个人信息泄露情况调查报告》显示,85.2%的人遇到过个人信息泄露的情况。

“国家还提出了数据主权等概念,看来,对信息安全的保护,不止涉及民生,还涉及国家安全。”一家咨询公司的信息安全专家石新晖称。

与网络安全相关的细则,也在不断新增。“中国开始向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法案》看齐,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石新晖称。

“中国能满足这个法案所有条件的企业,屈指可数。”石新晖认为,这也意味着,重建所有企业的信息安全体系,会创造出一个巨大的市场。

“对标国外,中国信息安全行业的市场规模大概是2000亿到3000亿。”小安科技CEO白亚菁称。

赛迪顾问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信息安全的市场空间约为500亿元,预计在2021年会超过900亿元,未来3年的复合增速将达到23%。

白亚菁认为,目前,全国有将近4000家信息安全企业,市场空间还有很大,5年内会持续向好。

在2.0阶段,经历过数据泄露和黑客勒索事件后,一些企业吃了亏,开始重视,舍得出钱投入信息安全。

它们投入大量的资金和时间,搭建隐私体系。比如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头部公司,就已经处于3.0阶段。

“目前,头部大公司大多进入了3.0阶段,而大量的中小企业,只处在1.0阶段,进入2.0的都极少。”石新晖认为,中国的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意识,才刚刚觉醒。

还有很多从业者觉得行业地位不高,纷纷转型。“当时和我一起入行的朋友,80%都已经转行了。”小K称。

整个信息安全行业的人才本来就匮乏,在大量人才外流之后,行业的青黄不接情况更为加剧。

现在,中国高校大概每年可以培养两万人,其中本科生居多,硕士、博士等高学历的人才占比很低。

石新晖认为,中国在隐私保护方面的尝试,才刚刚开始,所有的人都处在一个取经的初级阶段。

“大家有自己取经的方式,比如找欧美国家曾经找过的第三方服务商,直接获取经验值。”石新晖认为,这也是一个快速培养人才的方式。

“以后监管权可能会放到网信办,执法权会放到公安部门。”石新晖认为,对监管者的明确,会让法规的执行力度更强,不拖泥带水。

比如,在国外,企业泄露用户信息后,将面临天价罚款。2019年,因为用户信息被泄露,Facebook就被罚款50亿美元。

此时,陶影并不希望资本过热地进入,“信息安全不是一个挣快钱的行业,需要稳扎稳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