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算力毛利由盈转亏,比特币减半能否成为嘉

 新闻资讯     |      2020-04-22 08:39

自瑞幸咖啡(LK.US)、好未来(TAL.US)自爆财务造假后,中概股陷入信任危机,爱奇艺(IQ.US)、跟谁学(GSX.US)等等接连被做空,中概股市场一片“血雨腥风”。

事实上,在这之前不久,还有一家中概股被做空过,它就是全球第二大矿机厂商嘉楠科技(CAN.US)。

2月20日时,华尔街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以下简称“MAV”)在其官网发布做空报告,指控嘉楠科技隐瞒关联交易、客户和经销商问题频发、商业模式无法持续的三大“罪症”。同时,洛杉矶一家律所指责嘉楠科技违反了证券法,开始代表投资人进行调查索赔。截至目前,嘉楠科技并未对做空有所回应。

上市的喜悦还未散去,被做空的危险却已来袭。但与做空相比,基本面的不断恶化或许才是嘉楠科技最头疼的问题。2019年时,嘉楠科技收入为14.23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近腰斩,经调整净利润更是录得大幅亏损7.74亿,而2018年为盈利1.41亿元。

“日进斗金”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如何“捱冬”成为全球第二大矿机厂商嘉楠科技面临的主要问题。

据摩根大通的数据显示,全球比特币的生产加权现金平均成本为4060美元,而中国地区的成本为2400美元左右。复盘比特币2019年的走势能发现,其价格全年高于2400美元,且在进入第二季度后,价格始终高于4060美元。在下半年中,最低价格为6632美元,较全球的平均挖矿成本已高出63%。

从数据对比来看,在2019年“挖矿”已是有利可图,但现实的状况却并非如此,市场需求下滑导致了矿机价格暴跌。据嘉楠科技数据显示,2019年时,该公司的矿机销售数量和价格都出现了下滑,矿机销量为48.71万台,同比下滑12.88%,平均单价为2826元,同比下滑超40%。与2018年时的“量价齐升”形成鲜明对比。

从单位算力的价格来看,自2018年开始便已出现明显下滑。嘉楠科技对矿机不断进行升级,使总算力逐年增长,2018年时同比增长238.53%,2019年时增长47%。但单位算力价格两连降,从2017年的613元下降至2018年的369元,2019年再降至131元。

这说明,在嘉楠科技通过提升算力来刺激客户购买矿机的方式中,边际效用是逐渐降低的,且至2019年时,提升单位算力所需的成本已超过单位算力所获得的收入。

智通财经发现,2017年时,出售单位算力的毛利润为285元,2018年降至166元,至2019年时,出售单位算力已经录得毛亏损34元。

单位算力的毛利润录得负值后,公司的整体亏损便随之而来,这也意味着,出售的算力越多,亏损越多。2019年时,嘉楠科技出售的算力同比增长47.1%至1050万Thash/秒,经调整净利润由盈转亏,从2018年盈利1.41亿元变为2019年的大亏7.64亿。

财报中对于大亏的解释是在第四季度对存货和预付款减计了7.29亿人民币所致。这说明客户撤销产品预定的情形严重,公司生产出的库存产品价格缩水,因此做了价值变动计提。

嘉楠科技所面临的局面已来到了临界点,如果单位算力的毛利润不能转为正值,将出现持续亏损。

嘉楠科技于2016年启动了将ASIC应用到AI解决方案中的项目研发,至2018年9月时,发布了第一代AI芯片K210。这使得嘉楠科技成为业内第一家提供基于Risc-V架构和自主开发神经网络加速器商用边缘计算AI芯片的公司。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时,嘉楠科技的AI产品已交付了超过5.3万台K210芯片和开发套件,并已开始与20多家AI算法公司合作联合开发面向用户的整体AI解决方案。至2019年12月31日时,已交付的AI产品已超过了7万台K210芯片和开发套件。

虽然来自ASIC芯片的收入增长迅速,但当前对嘉楠科技在业绩上的帮助十分有限。智通财经发现,2018年时,来自AI芯片产品的收入为27.52万人民币,至2019年时翻了近10倍至260万元,但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不到0.2%。中短期内靠ASIC芯片“翻身”的概率微乎其微。

在“矿工”对矿机需求下降之时,嘉楠科技于2019年7月开始通过出租的方式刺激矿机需求,而租金由比特币采矿机的类型和租期计算。

半年时间,来自矿机租赁的收入为2454.8万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1.73%。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时,矿机租赁收入占当期总收入的比例为2.5%,所占比例仍处于较低水平。

思考租赁模式的本质,是在比特币波动较大时,以更灵活,更节省的方式帮助客户“挖矿”,但关键在于,比特币的价格不能再次出现大幅下滑,若比特币价格跌至盈利不能覆盖租赁矿机的成本,那么租赁模式也将毫无用处。

矿机是属于随风口而起的高爆发业务,因此在扩张之时嘉楠科技保持了较高的资产负债率,2018年时,其资产负债率高达82.82%。在风口萎缩,市场逐渐低迷时,嘉楠科技迅速降低负债,截至2019年9月30日时,资产负债率已降至42.98%。上市之后,嘉楠科技又偿还了部分短期债务,再次降低负债率,至2019年12月31日时,其资产负债率已降至30%。

通过上述分析能发现,嘉楠科技虽然为应对困局做了多手准备,但截至目前,仅降负债效果显著,这使得资产结构明显改善,在业务端的调整却未有起色,需要更多时间的沉淀积累。

不过,手中仅有的5.36亿人民币似乎未留给嘉楠科技太多时间。智通财经发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嘉楠科技资产负债表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有限制现金合计为5.36亿人民币。在矿机出现毛亏损的前提下,通过5.36亿的资金培育出新业务增长点,这样的任务,难度并不小。

但市场对于嘉楠科技的期盼或许并非是新业务的成型,而是对矿机业务重回高增长充满想象,毕竟比特币即将迎来数量减半的关键时刻。

在2012、2016数量减半后,比特币价格都出现了明显增长,但此次市场对于比特币价格的走势各执一词,多空双方争辩剧烈。嘉楠科技表示到,减半之后,采矿的奖励将随着时间的流失而下降,这可能进一步导致比特币价格波动,使得公司产品的生产率下降,从而降低了旷工对于矿机的需求。比特币减半将发生在下个月,截至目前其价格并未出现明显波动。

不过,嘉楠科技上周的股价表现却大幅上涨,周涨幅为46.25%。支撑上涨的逻辑是四季度算力同比大增86.6%,市场预期矿机需求有所回暖。单靠一季度的数据并不能说明迎来反转,仍需进一步观察确定拐点。

且应该注意到以下两方面:其一,嘉楠科技流通盘较小,股价易被资金“操控”,在大涨近50%的情况下,其周成交额仅920万美元;其二,六个月解禁期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