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线上大迁徙”,实时音视频供应商救了多

 新闻资讯     |      2020-04-07 17:25

活久见的“高考延期一个月”,对在线教育行业来说可能又成了一个利好消息。大量本要熬不住了的网课机构,忽然又重燃起了续命的希望——1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有本事的人来说,已足够求得转机。

这个2020年“魔幻Q1”,不光让在线教育捡到了意外发展的机遇,连带着也盘活了背后的2B产业,网课爆炸,音视频供应商供不应求,忙得不可开支。“线上机构愁‘维稳’,线下机构忙‘转型’,”都和音视频技术脱不开干系。经此一“疫”,音视频技术在教育领域的战略性地位终于甩掉了“小透明”人设,扶摇直上九万里。

多数音视频服务从业者的认知里,在线机构从来都不是最亲密的伙伴。确如他们所料,疫情时期,首先给到音视频服务行业甜头的也不是在线教育,而是那些紧急投入互联网怀抱“线上求生”的线下培训机构们。

数十万线下教育机构垂死挣扎,转型至线上似乎是当下最快的救命之道,巨头也未能独善其身。率先打头阵的老牌教育巨头新东方,当春节疫情爆发后,就紧急做出了将线下百万师生转移到线上的决定,纵使新东方家底再怎么深厚,在在线教育领域早有布局,到底还是长期以地面课堂服务为主,仓促间实属不易。更毋论外界总腹诽新东方在线早先一直处于业务边缘状态,技术水平是否强势到足以扛住整个新东方,本身就是一个争议性话题。

这一场“线上大迁移”,在教学展示内容、线上教研体系、线上教学经验、线上学习习惯等多方面给新东方带来了新的挑战与考验。在线教育运营模式复杂,但万变不离其宗,“线上教学系统平稳运行,课堂体验流畅不卡顿”,朴实无华,却依然是最重要的基本考核。

但新东方到底还是新东方。一位在新东方教托福英语的Y老师告诉我们,1月23日,他被通知将课程服务转移至线上,5天之后他就在新东方云课堂上了他有生以来第一堂线上课。就线上授课技术系统方面会不会出线卡顿情况这个问题,Y老师告诉我们:“寒假期间线上上课的人数相对集中,的确出现过几次系统不稳定的情况,但进入春季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卡顿的问题。”

疫情DDL一推再推,“被动等待”和“寻求改变”之间,新东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虽是临阵磨枪,但新东方贵在反应迅速,短短时间内将百万师生平稳转移至线上,确有其可圈可点之处,这一仗,也让其背后的实时音视频技术服务商声网Agora一战成名。

疫情期间,声网接住了给新东方提供音视频技术支持的任务,从目前来看,成效不错。声网的产品负责人仇媛媛向我们做了个基础信息科普:“在这波疫情期间,有很多在线教育视频直播平台冒出来,其中大部分都是基于第三方的PaaS(平台即服务)实现的。在线教育视频直播是自己建团队、开发平台,还是直接采用SaaS(软件即服务)服务,要看团队自身的能力。“

第一类,没有能力构建研发团队的小规模的教培机构或者公立校,通常会以采购SaaS为主。SaaS提供基础功能就可满足这些教培机构的基本需求,当然也存在着扩充性较差无法针对自身需求开发应用、实时互动质量难以保证等缺点。

第二类,头部教培机构,有构建技术研发团队的能力的,短期应急可能会选择采用SaaS。SaaS有较全的基础功能,方便即买即用,但从长期来,尤其是主攻线上教育的机构来说,会更偏向于PaaS服务来构建自己的平台,优点是实时互动质量得以保证,有较好的扩容性,可根据业务需求进行定制化的功能开发。

当然,基于PaaS实现在线教育视频直播业务的培训机构,要求需具备一定的开发能力和足够的集成时间,才足能在第三方的服务之外开发应用,完善的研发团队、开发运维、平台的运营以及对老师学生的优质服务支持等,必不可少。

新东方选择了PaaS。据声网相关负责人透露,“疫情期间,声网日均通话分钟数较日常增长近一倍,达15. 6 亿分钟(按流计时为62.4亿分钟),其中教育行业实时音视频分钟数峰值增长了7倍。”

早在疫情之前,音视频技术服务商就盯上了教育这块大蛋糕。2019年底,在教育行业的各类会议展览中,音视频技术服务公司的广告招牌和展位异常夺人眼球,教育早已成为各音视频技术服务商的重点发力领域。换句话说,从音视频行业的发展不光可以窥探到中国音视频技术的蓬勃态势,也足以感知到教育领域在音视频技术板块的需求增长。

在线教育行业对音视频技术提出的首要诉求,仍然是足够稳定、足够流畅。尽管在线教育巨头们已不再满足于此,但就整体而言,在线教育仍处于市场认知开发的阶段,一旦实时互动中出现音视频不可用、高延迟、高卡顿的情况,学习体验的负面反馈将直接影响学员流失,且这种流失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永久性的。

当前的在线教育音视频技术应用场景繁多,大类上就有K12、素质教育、语言教育等等,每一类对技术的要求又各不相同,复杂度超乎想象。为了帮助我们理解在线教育不同场景对音视频技术的不同要求,仇媛媛举了这么个例子:“素质教育是个垂直场景特别多的赛道,比如美术、音乐、数学思维、少儿编程类,对技术的要求都会有所差别。美术类比较关注画质,会要求高分辨率;音乐类比较关注音频的音质和流畅度;数学思维类比较关注趣味性,直播技术上和K12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对课件内容的互动性要求更高,会采用游戏引擎开发课件。而对于少儿编程类,屏幕共享会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功能。“

实际上,在线教育行业对音视频技术提出的要求起点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其中也必然经历了一个由低到高逐步递进的过程。这个过程与在线教育的飞速前进、行业竞争的逐渐白热化亦步亦趋。一位在线教育机构的CTO告诉我们:“几年前,在线教育处于粗放的起步阶段,以老师和内容输出为主,因此我们对音视频技术的要求可能只是提供基础的服务就好。但随着行业不断发展,对技术的要求当然也越来越高,画质和音质都是比较低水平的层次,遇到像疫情这种情况,面对突发扩容的应急机制,我们都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4G让直播行业从无到有迅速高飞,造就了在线教育这个超级风口。从此,在线教育与音视频行业也紧紧捆绑到了一起,一荣俱荣。

2018年开始,5G进入了大众的视野。着眼于未来,5G的普及势必会带动更多新场景出现,也将进一步促成音视频行业与教育更多机缘。时代已经“帮到了这里”,往后能生出什么样的孩子,养成什么样,就看这两口子够不够“生性”了。